中华管乐网

意大利萨克斯管演奏家费德里克·蒙德里奇专访

高校萨克斯管专委会 发表于 2020-07-15 17:40:57, 来源: CNBrass.com
关键词:  蒙德里奇

费德里科·蒙德里奇(Federico Mondelci),国际著名萨克斯管教育家、独奏家、室内乐演奏家、指挥家,意大利罗西尼音乐学院萨克斯管硕士研究生导师。三十多年来,国际萨克斯管音乐领域最杰出和最受欢迎的演奏家之一。

他毕业于意大利罗西尼音乐学院(Conservatorio di MusicaG.ROSSINI)萨克斯管专业,之后在法国波尔多高等音乐学院深造,导师为享誉世界的萨克斯管大师让·玛丽·隆戴(Jean-Marie Londeix)。在学习阶段,除了萨克斯管,他还兼习声乐、作曲和指挥等。蒙德里奇在世界萨克斯管大会上多次代表意大利演奏,其中包括在德国、日本、美国和西班牙的表演。

与他合作的指挥和管弦乐团主要有小泽征尔和斯卡拉爱乐乐团、尤里·巴什梅特和莫斯科爱乐、圣彼得堡爱乐、英国广播公司爱乐、曼谷交响乐团,并活跃于欧洲、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世界各地的舞台上。近几年,他常在俄罗斯演出,与莫斯科室内乐团关系密切。2017年,他以演奏家和指挥家的身份出现在圣彼得堡爱乐乐团。

他在1982年创办了意大利萨克斯管四重奏,并于1995年创办了意大利萨克斯管乐团,在意大利和其他国家成功演出,受到观众和评论家的巨大赞誉。1992年,他担任了意大利佩萨罗第十届世界萨克斯管大会的主席。

蒙德里奇也是当代音乐的积极推动者,有许多作品专为他题献,并在欧洲和美国的很多重要舞台表演。他录制的《Kya》(Giacinto Scelsi)被授予“金音叉奖”(Diapason d'Or),并且在RCA的CD中囊括了意大利作曲家为他写的音乐。他与意大利萨克斯管四重奏和英国钢琴家凯瑟琳·斯托特(Kathryn Stott)合作的其它录音收录于《Chandos》和《Delos》专辑中。1999年他为《Delos》录音之后,蒙德里奇曾在欧洲和美国进行了成功巡演,表演皮亚佐拉的探戈作品。他录制过大量的个人独奏专辑,其中包括与钢琴的独奏、独奏与室内乐团、独奏与交响乐团等,由当代著名音乐出版社发行。2006年,蒙德里奇首演了新西兰作曲家约翰·萨达斯(John Psathas)《为萨克斯管乐团创作的协奏曲》。

蒙德里奇在广受赞誉的音乐生涯中,其杰出的管弦乐队指挥身份,以及极具激情与说服力的演奏,使他在国际音乐舞台备受关注。在管弦乐团方面,其曾与多名著名独奏家合作,包括:伊利亚·格鲁贝特(IlyaGrubert)、 迈克尔·尼曼(Michael Nyman)、凯瑟琳·斯托特、帕维尔·维尼科夫(Pavel Vernikov)、内尔森·格纳(Nelson Goerner)、弗朗西斯科· 马纳拉(Francesco Manara)、 娜塔莉亚·古特曼(Natalia Gutman)和路易莎·卡斯泰拉妮(Luisa Castellani)。

在2016-2017年他主要的音乐会在意大利、芬兰、德国、以色列、俄罗斯、美国、新西兰等国家举办。

在国际音乐界,他的名字总是同20世纪的伟大作曲家一同出现,如:诺诺(Nono) 、坎切利(Kancheli)、格拉斯(Glass)、多纳托尼(Donatoni)、尼曼(Nyman)、夏利诺(Sciarrino)、塞尔希(Scelsi)、真蒂卢奇(Gentilucci)、 格雷厄姆·菲特金(Graham Fitkin)、尼古拉·皮奥瓦尼(Nicola Piovani)和其他一些新生代作曲家。他致力于演奏这些大师们的杰作并因此而声名显赫,成为卓越的曲风高雅、演奏细致的独奏家,被公认为“有惊人的音乐天赋和艺术底蕴的音乐家”。

采访内容

1. 采访者师学奇:您当初为什么选择了学习萨克斯管这门乐器?
蒙德里奇:我出生并成长在马尔凯省的一个山丘上美丽的小镇——奥斯特拉韦特雷。在我童年时代,我非常渴望演奏乐器。镇里的管乐团是我学习音乐的唯一可能。在我11岁时,我去了当地音乐厅,并开始上课。经过一年的视唱练耳学习后,终于到了选择乐器的时候了。然而,这对我来说很困难……我对所有乐器都着迷,但是萨克斯管却偷走了我的心。我的父母给我买了一把20世纪40年代以前至少由两名萨克斯管演奏者使用过的非常老的萨克斯管。它是佛罗伦萨“普佩斯基”(Pupeschi)品牌的高品质萨克斯管,支付了20,000意大利里拉,折合现在是10欧元!所以在我12岁时开始了乐队演奏,在13岁的时候,我也开始和各种音乐流派的乐队一起演奏:民谣、流行乐、探戈和摇滚乐。在14岁那年,我去了佩萨罗的罗西尼音乐学院学习,现在我在那里教萨克斯管。

2. 您在自己练琴时有没有什么独到的方法,可以与我们分享、推荐给广大的中国萨克斯管学者吗?
答:我对音阶、琶音进行系统且有条不紊的机械化练习:这是在开始练习曲目之前每天的基础工作。

除了技术之外,学习乐器还必须伴随着对乐谱的研究,作品、作者的历史和音乐情绪的学习。音乐片段性的学习是必要的,我们可能会通过对某个片段的学习使其运用在别的作品上。我们应进行有效的深入学习,来达到音乐作品的完美认知。

为了克服技术上的困难,那就得非常慢的、反复多次的练习,直到完美配合。我们的目标是到达最大程度地放松和通过轻轻的咬笛头来演奏片段中最困难的部分——无论慢速和快速。

至于身体的使用,保持身体的形状以保证弹性和肌肉张力,避免不必要的肌肉紧张,寻找自然放松的身体姿势,我们的身体是我们用来演奏乐器的。当我们把萨克斯管保持在良好的演奏状态时,必须不断改善呼吸的使用,使其越来越好。

3. 您从教多年,您对每个阶段的学生学习作品大致有哪些要求和建议?有哪些好的途径可以让学生提高专业技能和音乐素养?
答:这取决于学生的入门级别以及他们正在进行的阶段和课程。

教师的目标是培养学生的专业技能,并培养能够在各种风格和音乐语言中拥有扎实的技术与音乐表现力的专业人员。

在第一阶段,我的教学习惯是针对萨克斯管的发声、呼吸技巧、身体的适当使用等基本素质进行训练,且建立在学生有效的学习方法上来面对这些职业困难。

然后我认为每个学生都要学习20世纪萨克斯管的伟大古典文献(原版),再结合当代音乐和室内乐音乐的学习。学习萨克斯管独奏之外其他技术性内容如二重奏、四重奏、萨克斯管乐团和室内乐曲目也同样重要。

因此,作为学生学习应该力求达到一名专业人士的水准,学习各种音乐风格,朝着更好的知识储备和高水准方向去努力,来应对更多不同的音乐。在教学工作中,我总是尝试邀请一些重要的教授或演奏家来举办大师班,他们有着丰富的教学和演奏经验。学生看到一个成功的萨克斯管演奏家的示范和舞台表演,这对学生是有极大帮助的。

4. 您本人除了萨克斯管演奏家、教育家外,同时也是一位出色的指挥家,关于萨克斯管演奏中和钢琴或者乐团的合作,您觉得需要注意一些什么问题?
答:建议非常简单,你需要完全了解我们将合作的管弦乐队或钢琴的演奏。仅仅关注萨克斯管的部分是不够的。首先你必须在技术和音乐上完美地掌握你的独奏部分,然后你应该非常了解管弦乐团或钢琴的乐谱。和钢琴的合作,不应该仅仅看作是独奏与伴奏的关系,而是二重奏的关系。在与乐团或钢琴的排练期间,需要注意在不同的环境和不同的乐团编制下萨克斯管的强弱力度也是不一样的。之后将重点放在音乐和表达方面。简而言之,我们必须尽可能完美的表达作品。

5. 您可否谈一谈您创立的意大利萨克斯四重奏和意大利萨克斯管乐团?
答: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被四重奏的室内乐曲目所吸引。我总是很努力想靠近,虽然我还是音乐学院的学生,我组建了萨克斯管四重奏,在公共音乐会上演奏,并赢得了全国和国际音乐比赛的奖项。在毕业前,即使作为年轻的独奏者,我已经准备好了国内和国际比赛。有斯特雷萨国际音乐比赛的第一名和国际管乐器比赛“安科纳奖”(Premio Ancona)的第一名,评委会主席是伟大的作曲家戈弗雷多·佩特拉西(GoffredoPetrassi)。

顺便说一句,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参加并赢得了众多国内、国际的萨克斯管和室内乐比赛,这让我可以向大量的音乐家和音乐经纪人介绍自己,有利于开始我的演奏生涯。之后在隆戴的指导下我从音乐学院毕业,真正开始了演奏家的音乐生涯。在1984年我创办了意大利萨克斯管四重奏(l’Italian SaxophoneQuartet),1986年创办意大利萨克斯管乐团(l’Italian SaxophoneOrchstra)。通过这些重奏乐团,我在意大利和世界许多国家举办了数百场音乐会。

6. 在您的演奏生涯中,是否有作曲家为您创作萨克斯管作品?
答:我面向世界首演了200多首作品,其中很多都是作曲家专门为我而创作的作品。这里有萨克斯管和管弦乐团的作品、萨克斯管独奏作品、萨克斯管和钢琴二重奏、萨克斯管四重奏、萨克斯管乐团、萨克斯管和其他混合组成的作品等。此外,我还有幸与许多重要的国际著名作曲家合作,包括:菲利浦·格拉斯(Philippe Glass)、吉雅·坎切利(Giya Kancheli)、卢西亚诺·贝里奥(Luciano Berio)、贾钦托·塞尔希(Giacinto Scelsi)、迈克尔·尼曼、弗兰克·多纳托尼(Franco Donatoni)、亨利·布塞(Henri Pousseur)、格雷厄姆·菲特金、罗伯托·莫利内利(Roberto Molinelli)等。

除了上面提到的伟大的大师之外,我还与作曲家乔瓦吉(Giovaji)合作,并在音乐节和当代音乐杂志中展示他的作品,还录制了由唱片公司EDIPAN,PENTAFON和RCA为我灌录的各种唱片。

7. 能否谈谈您在1992年意大利佩萨罗市举办的第十届世界萨克斯管大会的盛况?您从开始筹备到成功举办是如何运行的?
答:我当时举办第十届世界萨克斯管大会是在1992年9月,在佩萨罗市,当时我是意大利萨克斯管协会——“ASI”(Associazione Sassofonisti Italiani)的主席。在我看来,这是世界萨克斯管大会有史以来最美好的一届:来自22个国家的550多名萨克斯管演奏者共同创造了80多场音乐会,有3个交响乐团作为保证来共同完成,他们有能力将萨克斯管的所有经典曲目完美地奉献给观众。这样的盛会对观众来说实际上是未知的,这是从几乎不为人知到填补了佩萨罗市所有剧院的空白。我尽可能提供给所有的独奏者、室内乐、乐团呈现古典、现代作品以及世界首演的萨克斯管演奏家们好的演出场地。

这是萨克斯管演奏家们的大会,但不仅仅如此。独特之处在于它也是萨克斯管的推广和宣传活动,该乐器不仅服务于专业人士,也同样是所有公众们的主角。我不喜欢现在的一些大会参与者仅由萨克斯管演奏者组成。这样,萨克斯管将越来越难以被大众所了解。若是容纳越多的公众,萨克斯管也会越来越具备高水准。

8. 您是怎样去分配您在教学、演出、生活及其他一些事情的时间?您除了工作和家庭生活外,最大的兴趣爱好是什么?
答:我一直追求以热情、积极和慷慨的态度对待学生和音乐会的观众。因此,我可以将音乐学院的教学与我作为在世界上许多国家的音乐会演奏的独奏者身份——比如作为一些重要乐团的独奏家和各类室内乐的独奏者(萨克斯管和钢琴、四重奏、萨克斯管乐团、萨克斯管和弦乐团等)——进行协调。在意大利,音乐学院的教授每年工作27周,因此我有足够的时间来开展我的音乐会演奏生涯。

除了音乐之外,在闲暇的时候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热爱大自然、默祷、我也热爱运动(跑步、游泳、骑自行车)、我对摩托车充满热情(我有一辆1600cc的哈雷·戴维森)、我喜欢摄影等。

9. 您使用的乐器配置可否简单介绍一下?
答:除了我使用现代的塞尔玛(Selmer)萨克斯管之外,我更喜欢使用老式乐器。超高音和高音我使用Mark VI,中音和次中音我使用的Super Balance Action,上低音和贝斯我使用的是Super Action。使用塞尔玛和达达里奥(D'Addario)的哨片。我也是塞尔玛和达达里奥艺术家。

采访者:师学奇,意大利罗西尼国立音乐学院萨克斯管演奏硕士,师从费德里科·蒙德里奇教授。在校期间专业课和毕业音乐会均满分通过。多次以独奏、重奏身份表演于意大利各大剧院。学习期间每年均通过选拔参与学年结业音乐会。曾获意大利和俄罗斯联合举办的青年艺术家大赛新星奖;意大利第8届Massa国家级青年音乐家比赛管乐类一等奖;意大利第20届国家级音乐演奏比赛木管类一等奖;第6届意大利国际音乐比赛器乐组二等奖;第16届佩萨罗罗西尼国际音乐比赛器乐组一等奖;第17届Luigi Zabuccoli国际青年音乐家大赛二等奖。

 

网友评论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