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管乐网

张咪咪:圆号谱写靓丽的人生乐章

薷今 发表于 2020-06-17 17:36:09, 来源: 乐器杂志
关键词:  圆号博士

3岁开始学习钢琴,9岁已经通过了钢琴最高级,却在10岁那年突然决定将圆号作为自己一生为之奋斗的专业。张咪咪从2000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开始,到2004年独自奔赴美国学习,这一路下来,圆号一直都是张咪咪的主修专业,而钢琴就成为她的副修专业。很难想象,这样一位身材娇小的女生是如何去驾驭这样一件体积大、吹奏难度更大的乐器。但张咪咪却用她的聪慧和毅力,将她的圆号音乐奏响于世界舞台。如今,张咪咪也正以开阔的思维和先进的理念,为祖国的圆号教育事业注入更多新鲜的活力。

中国首位圆号音乐艺术博士的修炼
张咪咪的父亲是中央音乐学院圆号专业的张诚心教授,虽然因为家庭的氛围让张咪咪早已对圆号非常熟悉,但让她决定以圆号为专业却是源于在10岁时看的一场音乐会。

“那是我人生中欣赏的第一场现场音乐会,演奏的是柴可夫斯基的第五交响曲。当第二乐章开头的那段非常著名的圆号solo在大乐团的衬托下响起时,那极富魅力的迷人音色深深打动了我……”。从此后,张咪咪便踏上了专业圆号之路。

2004年,张咪咪参加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爱德华音乐艺术高中每年夏天都会举办的国际音乐节。在其中的一场音乐会中,年龄最小的她考上了在洛杉矶音乐中心迪斯尼音乐厅音乐会的圆号首席。爱德华音乐艺术高中的校领导们也因此找到了她,愿意以全额奖学金邀请她赴美留学。一个月后,张咪咪便独自一人背着心爱的圆号远赴重洋,开始了漫长的求学之路。

之后的她一路成绩斐然: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获得全额奖学金,进入曼哈顿音乐学院;荣获全额奖学金进入耶鲁大学音乐学院继续攻读硕士学位;获得美国罗格斯大学音乐学院的最高学者全额奖学金。她还是唯一一位被耶鲁大学音乐学院特聘为艺术家讲师的中国人,并在博根音乐学院任教。其间,她担任国家级职业乐团——美国国家芭蕾舞乐团与普林斯顿交响乐团的客席,以及纽约青年交响乐团圆号首席,身影遍布纽约卡内基音乐厅、林肯中心、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洛杉矶音乐中心。在洛杉矶青年音乐家 The Spotlight Young Artist competition比赛中,她获得了该赛历史上第一个铜管冠军,并举办了在洛杉矶音乐中心的获奖者独奏音乐会。洛杉矶媒体对她的个人采访被刊登在了《洛杉矶时报》上。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张咪咪获得了博士的DMA学位,成为中国第一位圆号音乐艺术博士。

DMA的全称是Doctor of Musical Arts,拿到这个学位非常困难:需要完成六场个人音乐会,形式包括独奏音乐会、室内乐音乐会、演讲式音乐会。之后学校会举行两部分的笔试,每一部分的笔试都长达五个小时,共十个小时。笔试的第一部分,考官可以问任何有关专业的问题,回答的方式是必须以论文的形式;笔试的第二部分是随机抽出10~12部音乐作品,对其进行非常详细的分析。笔试通过了,才有资格参加最后的口试答辩。答辩也是由各科目老师进行与专业有关,但没有范围的提问。考核的专业程度之深、范围之广都是要靠多年的积累和平时加倍的努力才能获得的。

另外还有100页的论文也是非常困难的一个部分,张咪咪介绍说:需要通过导师一次又一次的审核,接着要其他科目的老师和系主任一次又一次的修改,所以光论文有些人就需要长达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来完成。DMA每年的名额,全校只有两到三个,分数最高的被录取。有很多学生都是在最后的这几次考试中没有通过,而没有毕业,最终不了了之。

张咪咪回忆自己在读博士的这几年,早上五六点钟起床是经常的事情。尤其是在每次考试前和准备论文的时候,经常一宿一宿的不睡觉,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非常非常艰难的一段时间。“但是,回头想想,一切都是值得的。”

用“巧劲儿”驾驭“最难”的乐器
“When the Horn player is playing,even god is praying.”(当圆号演奏家开始演奏的时候,连上帝都会开始祈祷。)张咪咪说起流传于欧美各大乐团的这一句名言,表达的是全世界的音乐家都知道的一个事实——圆号是所有乐器里面最难演奏的一种乐器。所以大家印象里,学圆号专业的人也是远远少于学其他乐器的人的。

2004年张咪咪刚到美国的时候,在那里的中国人还非常的少。因为与校长以及专业老师一直都保持着非常友好的联系,张咪咪后来也推荐了很多想赴美学习圆号的学生给爱德华音乐艺术高中,所以,近几年在爱德华音乐艺术高中的来自中国的圆号学生以及学其他专业的音乐学生、艺术学生也已经很多了。近些年来,在中国,从小学到大学,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学习圆号了。张咪咪的学生里,女生学习圆号、学习铜管的人数也正在呈不断增长的趋势。

经常会有同事、朋友和学生在欣赏过张咪咪的音乐会之后跑到后台问:“张老师,您看起来这么的瘦小,是如何把圆号能够吹出来这么大的音量,这么饱满、圆润的音色?”这应该是很多人都会好奇的地方。

“由于圆号是最长的乐器,管道拉长共有3米多,不管从构造上和演奏技法上都需要消耗大量的气息。作为女性圆号演奏者,在肺活量、气息等方面,确实比男性要弱一些,所以女性的圆号演奏者是需要非常注重增强自己的肺活量,平时需要做大量的有氧运动和气息练习。在这一点上,确实要比男生付出的更多”。

虽然演奏圆号是一个体力活儿,但是吹圆号跟演奏其他乐器一样,需要的是巧劲儿,而不是蛮劲儿。张咪咪说,有一些演奏者,一贯都是用大量的气息和急速的气速来演奏,那么就必定造成了他在演奏过程中觉得非常劳累或者是非常的困难。何时是需要量大的气,何时需要量小的气?何时需要急速的气速,何时需要缓速的气速?都是演奏者需要研究思考的问题。

圆号也是铜管乐器中号嘴最小、泛音最多的乐器,嘴在号嘴里的感觉每天都是不同的,所以如何把嘴调整到最佳的状态,再配合合理的气量与气速,是演奏圆号非常重要的核心。总的来说,吹奏圆号就是要有节制的用气,合理的分配用气,以及合理的安排气速。这个也是需要每个演奏者积累了足够的舞台经验、乐团演奏经验,才能够逐渐总结出来。

注重宝贵的舞台乐团演奏经验
2017年,张咪咪参加了中央音乐学院交响乐团面向全球的招聘,应聘上了乐团的圆号首席和铜管声部长的职务,并在第二年应聘上了管弦系圆号教师。

不管是在国外学习期间,还是回国工作以后,张咪咪都在不停地参与舞台演出:多次与纽约爱乐、大都会歌剧院、费城交响乐团的首席们,在林肯中心、卡内基音乐厅同台演出;多次应邀参加美国和欧洲各大音乐节,在著名的爱斯本音乐节、诺佛克音乐节、奥地利AIMS音乐节等,与多位世界知名指挥家在美国和欧洲各大城市巡演。作品涉及交响乐、室内乐、协奏曲、芭蕾舞剧、歌剧等等。在国内,她参加延安的大型纪念活动,演奏《黄河大合唱》、舞剧《白毛女》等。特别是去年10月1日晚,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联欢活动上,张咪咪作为圆号首席之一,与一千多位全国最优秀的演奏家们一起演奏了《红旗颂》《我们走在大路上》《在希望的田野上》等激动人心的曲目,成为了张咪咪人生中非常难忘的经历。

对于一个乐手在乐团的演奏经验,张咪咪十分看重:“我们国家目前在独奏方面,一部分学生都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但是在乐团演奏方面,还是有一定差距和不足。美国音乐学院老师都是在各大乐团担任非常重要的位置,比如说各声部首席。那么他们教学生的时候就会有真材实料,能够告诉学生们他们自身的乐团演奏经验,以及用自身经历指导学生演奏乐团困难片段。中国的音乐学院的传统,多数都倾向于独奏。有一些音乐学院在教学中不大涉及到乐团演奏,但其实,从最现实的就业问题上来看,音乐学院的学生们毕业时就面临着去报考职业的乐团,而考试的曲目,自然是以乐队困难的片段为主。”

作为老师,张咪咪会以一个非常有经验的舞台演奏者的身份,将自己宝贵的舞台经验传授给学生,告诉他们:在乐团中、室内乐重奏中、solo独奏中,是如何不同的演奏。“在乐团里面演奏短短几分钟的solo,心理上要比平时的独奏演奏难很多。因为一个乐团有七八十人都是你的同事、同行,要把这短暂几分钟的Solo表现好,是在一个非常大的压力下来完成的。这些也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作为老师有乐团演奏经验的重要性。”张咪咪说,希望通过自己传授的舞台经验和乐团演奏经验能让学生们受益匪浅。

教会学生如何教自己
早在国外学习与工作的阶段,张咪咪就已经开始进行教学工作了,现在又在中央音乐学院任教,对于怎样培养学生有着非常清楚的认知。

“对于我的学生,在他们每一次上专业课演奏完以后,我都会鼓励让他们自己先评论自己的演奏。不仅仅是说演奏中的问题,同时也要说自己的优点,这也是对他们演奏自信心的培养。等他们自我评价以后,我再补充,然后给他们做一番评论,并且帮助他们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解决他们出现的问题。其实就是培养学生有更丰富的创造性,有足够的思考能力。”

张咪咪一直记得在美国上学时,她的专业老师是大都会歌剧院的圆号首席,他总说的一句话就是:“老师最大的责任,是教会学生如何教自己。”学生总有一天是要踏出校门的,那个时候没有老师的照顾和保护,学生需要自己来经营自己的事业。职业道路还非常的长,不能因为不上专业课了、毕业了就不再进步,艺术生涯是永无止境的。“所以,学生在跟我学习的几年里面,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他们学会如何教自己、学会如何独立思考、如何让自己进步。”

张咪咪还经常会跟学生们强调音乐修养和人品的重要性:可能你高超的技术、天赋,以及你的刻苦、勤奋决定了你被发现。但是,在这一条职业道路上能够走多远,是取决于你的musicianship(音乐修养)。而能够让你在这条职业音乐道路上一直往高处走的重要因素,归根结底还是好的人品。

希望自己兼顾得更好
作为中美文化交流MIOMA公司的创始人以及艺术总监,张咪咪曾经联合美国的茱莉亚音乐学院、耶鲁大学音乐学院、波士顿大学音乐学院的教授们成功举办了几期国际音乐节。把中国的学生带到美国参加教授们的授课,和教授们一起同台演出,举办音乐会、举办比赛,得到了非常热烈的回馈。张咪咪非常希望,等过了现阶段这个特殊时期,可以继续做中美的音乐文化交流。

因为在中央音乐学院同时担任着两个岗位,张咪咪现在的工作量也是非常大。每周要给学生上十几节专业课,所在的中央音乐学院交响乐团每天都要固定排练,乐团演出也十分频繁,一年能高达80多场。经常出差、每年都要到美国巡演,回来还要给学生补课……如此繁忙的工作节奏,虽然有些应接不暇,但是张咪咪也特别希望自己能把乐团的岗位和教师的岗位兼顾得更好。

生活中的张咪咪时尚、靓丽,而舞台上演奏圆号的她更是平添了几分飒爽。从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到赴美留学工作十几年,又再次回到中央音乐学院,看似每个阶段都顺风顺水,但是,世上没有平白无故的水到渠成,张咪咪一直在用手中的圆号将自己的满腔热忱化作音符,奏响她人生中每一个理想的篇章……(原载于《乐器》2020年第6期)

 

网友评论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