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管乐网

理查·斯特劳斯交响诗《提尔的恶作剧》介绍

发表于 2020-04-13 00:58:13, 来源: CNBrass.com
关键词:  交响诗

1895年,理查·斯特劳斯以德国十六世纪民间故事《提尔·沃伦斯皮盖尔的愉快的恶作剧》为题材,写作了一部标题交响诗。理查·斯特劳斯为这部交响诗写的标题是:《提尔·沃伦斯皮盖尔的恶作剧,根据古老的流氓的故事,用回旋曲式写成的大乐队曲》。首演前,指挥曾建议,将具体情节和标题都注明出来,以便吸引听众,但斯特劳斯主张,让听众自己去想象。确实,这部交响诗十分形象化和具有描绘性,与梯尔的历险故事紧密相连,是比较容易理解的。

《提尔愉快的恶作剧》的全名为:提尔‧欧连舒比给尔的愉快的恶作剧(Till Eulenspiegels lustige Streiche)作品28,是理查德‧斯特劳斯在1895年作曲的交响诗。

1885年,斯特劳斯就任迈宁根宫廷乐团的指挥,并认识乐团首席亚历山大‧立达(Alexander Ritter)。立达娶瓦格纳的姪女。斯特劳斯受立达的影响,并在拜律特观赏「崔斯坦」大受感动,之后又受华格纳、李斯特的强烈影响,终于开始创造独自的交响诗的世界。完成唐璜( Don Juan)、马克白(Macbeth)、死与变容 (Tod und Verklrung)等作品提高名声后,于1894年着手谱作以「提尔‧欧连舒比给尔」为题材的歌剧。

提尔是14世纪在德国各地流浪,到处恶作剧扰乱社会的有名捣蛋鬼,在德国无人不晓。不过,这个捣蛋鬼不畏惧权势,对有权有势人物照样开玩笑,因此甚得大众爱戴。在传说中,他最后是病死,但在斯特劳斯的这首作品中是被执行绞首而死。总之,这个捣蛋鬼是一个不受世上常识规范的人物。音乐也呈现他这种个性。他的故事,经16世纪初赫尔曼‧玻特(Hermann Bote)所着「提尔‧欧连舒比给尔无聊的故事」传播到欧洲各地。这一年斯特劳斯发表歌剧「贡特拉姆」(Guntram)失败,使得他放弃谱作歌剧「提尔‧欧连舒比给尔」,另外着手谱作以「提尔‧欧连舒比给尔」为题材的交响诗。他在慕尼黑完成交响诗「提尔‧欧连舒比给尔的愉快的恶作剧」,于1895年11月5日由韦尔纳(Franz Wllner)指挥,在科隆首演。

这首作品虽然称为交响诗,但斯特劳斯并没有称此曲为「交响诗」,也没有记载诗或文章当标题。他只记载这首作品是「以回旋曲式写的古时无赖的故事」。他以提尔的荒唐冒险故事为题材,巧妙动用他全部管弦乐技法写成此杰作。曲中管弦乐各乐器的融合离散,很能引人倾听,形成史特劳斯风格的幽默与潇洒。在他7首交响诗作品中,此曲或许是演奏机会最多的一首。后来奥地利作曲家法兰兹‧哈森倪尔(Franz Hasennohrl)把此曲改编为室内乐曲,也很有名。

当初斯特劳斯避免对这作品做详细解说。他写给韦尔纳的信上说:我无法给“欧连舒比给尔”标题……这次就请听众自己解开这捣蛋鬼的谜。为使容易了解,提示欧连舒比给尔的主题就够了。他的死亡动机显示提尔后,到最后死刑为止,这两个主题在整首乐曲各种姿态、感情、场面都会出现。然后请快活的科隆人猜测一个捣蛋鬼,在音乐的恶作剧中做了些什么事。

然而,后来德国作曲家威廉·莫克(Wilhelm Mauke)要写此曲的解说时,史特劳斯在作品的各部分留下明确的说明。

按作曲家所说,交响诗采用了回旋曲式,但实际上是一种非常自由的处理,因为主题每次再现时,变化都很大。主题本身的变形发展,包含了变奏曲的性质。这也符合作曲家的创作意图,欢乐、幽默、滑稽的梯尔主题,象“旋转木马”那样,不断重复,而围绕着主题动机的各种变化,就象是带着假面具、扮成各式各样人物的主人公,到处捣乱、恶作剧一样。

整首乐曲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快板乐章。开始有个五小节的引子,它的音调与象征梯尔的第二个动机有联系,象是童话故事的开场白,音乐以“缓慢的速度”,叙述着“在很久很久以前……”发生的故事。

乐曲架构不是所谓的古典回旋曲式,而比较接近奏鸣曲式。曲中各部分,有许多音画风格的描写音乐。

乐曲开始于弦乐器缓慢悠然(gemchlich)的序奏,4/8拍子。这是「从前有一个快活的丑角」部分。然后独奏圆号以充分音长(volles zeitma)提出轻快的「提尔的主题」,6/8拍子。「他的名字叫提尔‧欧连舒比给尔。」这个主题及其片段以不同形态,在全曲各处反复出现。从这里开始,乐曲基本上采取6/8拍子,但「提尔的主题」一开始就来一个8分休止符,旋律又以7拍子的节奏构成,以致听者搞不清楚究竟是几拍子。这种地方也表现提尔不受世上一般规律控制的自由性格。

在全乐器强奏之后,独奏单簧管以滑稽的音色奏出提尔明朗又丑角然的提尔很热闹的(Immer sehr lebhaft)「笑的主题」,他是很糟糕的恶作剧者。单簧管除使用一般常用的B管以外,还使用听来像高声欢笑的D管。作曲者利用乐器特性,描写提尔的性格。这些主题变换节奏,变换乐器,变换音量继续展开。这「笑的主题」是从序奏「从前…」的旋律变化而来。到这里为止相当于呈示部。以下是发展部。

一阵6/8拍子跑马歌轻快节奏,提尔有新动作等等。提尔向恶作剧对象宣战后,音乐在发展两段主要主题当中,描述4段相当具体的故事。

第1个是在市场的恶作剧。提尔骑马跑进拥挤的市场,在场的妇女纷纷逃避,市场大乱。跳,纵马进入市场女人群中。长笛与双簧管等表现市场的吵杂,跑过上升音阶的单簧管表示骑马窜入市场,棘轮(ratchet)表现骚动状态。集合「笑的主题」而成的木管节奏表现提尔在大笑,弦乐器上下音形描写人们大混乱。忽然全乐器1小节全休止,表示提尔失踪了。原来他「穿一步可走7哩的长鞋逃逸。偷偷躲起来。他是躲在老鼠窝中,等事情过去。

第2个恶作剧是化装成僧侣说教,穿僧袍开示热情与道德。当然,他说教是胡扯,但听众很认真。僧侣的旋律由「提尔的主题」变化而来。变化的程度很大,表示提尔的化装很巧妙。这旋律的节奏比较安稳幽默。单簧管独奏描述「但脚的大拇指曝露恶作剧者的身影。虽然享受恶作剧,他还是担心因侮辱基督教而会有报应。「因为嘲笑宗教而惧怕会招致死亡。这部分由加弱音器的小号与圆号奏出有点不安的旋律表现。不久,小提琴独奏描写打哈欠,表示提尔觉得这玩笑已无聊,不假冒僧侣了。其实,对僧侣的玩笑,也是史特劳斯对旧来基督教价值观的疑问。

第3个恶作剧是化装成骑士,接近美丽淑女被拒。独奏小提琴细碎的下降滑奏音形,开始第3个故事。提尔化装为骑士,谈吐高雅向美丽少女打招呼。单簧管奏出的主题,由双簧管、长笛、弦乐器承继下去,乐器的变化表现变装为骑士。第1小提琴出现「燃起爱意」(“Liebe gluhend”)记号,并以暧昧音色描写求爱的样子。他求爱。重複上升的管乐器表现感情之高昂。然而渐强的定音鼓表示女士之拒绝,美丽的少女拒绝他,他大发脾气,发誓要对全人类报仇复。圆号的最强音齐奏,表现出他的忿怒。单簧管上提尔的主题扩大变化,把他的怒气增强表现。

第4个恶作剧。提尔恢复喜欢恶作剧的本性(提尔的动机),音乐出现「庸俗学者的动机」。这是开始于低音管,再由各种乐器以卡农手法叠起来的主题,听来像是一群学者喋喋不休在讨论。「提尔对庸俗学者提出两三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后走开,让他们摸不着头。」卡农手法是一种理论作曲手法,表示这些庸俗学者只会讲不着边际的理论。提尔跟他们理论,讲不过他们就躲起来扮鬼脸。「提尔躲在远处扮鬼脸」。强奏的提尔玩笑的动机。最后是木管乐器的震音,圆号与小号的弱音。

这首作品的题名「Eulenspiegels」的前半「Eulen」是「猫头鹰」之意,在西洋象征「智慧」,后半「spiegels」是「镜子」,提尔则描写成象征把人类的自以为是或丑陋的一面照出来的镜子。前面恶作剧出现的僧侣是宗教的权威,这一段出现的学者则代表世俗的权威。提尔一个接一个玩弄他们。也许史特劳斯在这里要说自己对社会的批判或讯息。在这里,音乐与标题并没有搭配得很明确,但感觉得出来提尔惹出大混乱。

提尔若无其事的哼着歌逃离混乱的现场。「提尔的通俗歌谣」。音乐像奏鸣曲式的再现部,与开头一样,由圆号再现「提尔的主题」。两个提尔主题的片段不经意出现,逐渐显出混沌的面貌。恶作剧好像依然继续,音乐逐渐高昂。到了高潮时,忽然响起小鼓擂打,音乐中断,描出提尔被捕。提尔的裁判。起初,提尔还嘲笑裁判,管他怎么判,「提尔吹口哨装无事」。法官激励指责提尔,提尔的表情渐现恐惧。判决终于下来,判处死刑。提尔「爬阶梯上绞首台绞刑,呼吸停止,最后挣扎。提尔的命运结束。」铜管乐器以大7度的下降音形暗示死亡,小单簧管爬到最高音,表现提尔「死亡叫声」。这大7度的音形在开头处由单簧管奏出的提尔主题中已出现,也就是说乐曲开始时,就把结局的伏笔埋在提尔主题中。音乐恢复平静,再现开头提尔主题,令人觉得提尔的故事会继续传下去。

其实,史特劳斯在此曲中描述的故事,在赫尔曼‧玻特的「原着」中几乎都找不到。顶多作弄庸俗学者那一段,会摸到原着素材之边。而且,在原着中提尔是病死而不是被吊死。可见此曲中提尔的故事,是作曲者以相当自由的想像力创造出来的故事。如上述,作曲者也说过「我无法给『欧连舒比给尔』标题……这次就请听众自己解开这捣蛋鬼的谜。」因此听者大可不必拘泥于所记载标题,自由发挥自己的想像力欣赏此曲。

史特劳斯说,这曲是「以轮旋曲式写的古时无赖的故事」。也许史特劳斯对向来常用的「成长」「发展」模式的奏鸣曲式有对立看法,所以为他的交响诗选用轮旋曲式。他在歌剧「贡特拉姆」失败时,曾受到批评家们刻薄的批评。这次他为再起而选择的题材,是大众熟悉又有幽默感的提尔。他把提尔描绘成他自己的自画像,把此曲作成以他自己为主题的作品。他还有「英雄之生涯」「家庭交响曲」等以自己为题材的作品,直与旧来不承认以音乐描绘自画像价值的价值观对立。史特劳斯以音乐描绘自画像的幽默实验,或许可以说是从「提尔」开始。

他说:不懂为什么不可以用我自己为题材作曲,我认为我跟拿破仑与亚历山大大帝一样,是非常有趣的人。

 

网友评论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