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管乐网

青春之舞,忠魂永驻—记2017年陈黔管乐作品专场音乐会

发表于 2017-11-09 21:23:22, 来源: CNBrass.com

秋日的南京是绚烂斑斓的,也是沉静安稳的。忠诚是军人必备的素养,忠诚源自信仰,忠诚需要传承。2017年11月3日,在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厅上演了一场重量级的音乐会。由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江苏省管乐学会主办,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金盾管乐团、南京爱乐合唱团承办的“忠诚——陈黔管乐作品专场音乐会”。

承担本场演出的金盾管乐团,是单簧管演奏家王晓洪在1988年发起并组建的。初建期间的团员均来自交通一线执勤任务的人民警察,他们主要承担着江苏省委省政府、市政府、公安厅以及社会各类的仪仗演出。伴随着国内整个管乐艺术的蓬勃发展,也得益于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江苏省歌舞团、南京艺术学院的多方指导,团员们的演奏技能也在逐年提高。在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中国优秀管乐团队的展演中,金盾管乐团连续荣获金奖奖杯。也正是在2016年的展演过程中,王晓洪与陈黔两位艺术家共同策划了这场“喜迎十九大、为党献礼”的“忠诚——陈黔管乐作品专场音乐会”。

音乐会由来自金盾管乐团的海骐和吴琦主持,到场的嘉宾有南京市公安局及交管局有关领导,中国音协管乐学副会长会姜斯文,江苏省管乐学会会长陈建华,安徽省管乐学会会长顾平等业内同行。

本场音乐会的曲目包括了作曲家陈黔三十年来创作的经典曲目,音乐会的首尾作品以2017年的新作管乐合唱《忠诚》与《柱石赋》遥相呼应(两首都是程伟作词),其中穿引着《幸福的格物》、《打起手鼓唱起歌》、《二泉映月》、《可爱的一朵玫瑰花》、《月夜》、《青春之舞》这些为学生乐团和准职业乐团创作的“民族风情”的管乐小曲,更有重量级的管乐作品:管乐交响诗《荣归》与管乐交响诗《更尽酒》。

作为国际知名的管乐作曲家,陈黔作品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民族风格”。首先,本场音乐会我们看到了《二泉映月》、《月夜》这类基本原貌再现民乐形态的中国管乐作品。众所周知,《二泉映月》原是民间艺术家华彦钧的一首二胡名曲,它集中体现了中华民乐在近代百余年的发展样貌,它的韵腔在汉语言声调与民间文化的融合中体现了近代民乐的发展样貌。

建国后的各类音乐体裁都不断的对它进行改编与再创作,陈黔的管乐版《二泉映月》也是其中之一。其旋律线条依照原曲的音乐脉络,顺流而下。声部间没有你与我的对比之分,追求的是圆润的和谐,无论是小鼓还是小号,都与萨克斯、单簧管、双簧管一起,在主题的陈述中和缓地吹奏。在平和的节奏进行中,共筑了一份“盛世中华”的美好图景。

这种以中国的传统音乐为素材和主题的创作方式,是作曲家陈黔的一个特别爱好。在他眼中,这些音乐素材不仅是美好的,更是代表了千年的中华文明。如同他的另一部作品——《月夜》,同样取自经典民乐《春江花月夜》。但是这部作品在开篇主题完全呈现之后,作曲家将其原本的旋律线条碎片为各声部的动机音型,形成了一种带有爵士风情的再创作。

类似的改编创作,也出现在作品《青春之舞》、《可爱的一朵玫瑰花》、《打起手鼓唱起歌》中,每首作品都融入不同时代的特色。在作品《青春之舞》中,原本简单明快的舞曲音乐,配合康加鼓的音色、鼓点,与不断切分并跳跃的打击乐、个性鲜明的铜管组、木管组结合一处,立刻成为流行音乐的样貌。

另一首源自王洛宾的一首小歌《可爱的一朵玫瑰花》,经作曲家的改编再创作,因其深情的意境表现,成为很多场合又一首经典的“祖国颂歌”。而《打起手鼓唱起歌》全曲保持统一的节奏和速度,在主题旋律基本呈现之后,不断的发展变化,最终明晰的旋律或完整、或碎片地叠置在管乐团的各声部之中,成为作品最后的样貌。

其次,陈黔的“民族风格”比较深入地改编并发展了中国的传统民乐。例如《更尽酒》,它是2007年陈黔应美国范德堡大学布莱尔音乐学院委约而作,它取材于清代名曲张鹤《阳关三叠》中的音乐旋律:“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词作为唐代王维《送元二使安西》)。作曲家在这个作品中,一方面以中音长笛、小号独奏的方式,重现了《阳关三叠》的音乐主题,在音乐的内部,也应用了现代管乐多声部配合、多样化节奏组合的写作方式。

如同作曲家所说:“18世纪之前是弦乐的时代,19至20世纪是管乐的时代,21世纪是打击乐的时代”。因此,在他的作品中,打击乐的音色与节奏的应用是在不断的探索、不断的挖掘与不断的推陈出新中发展的。这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更尽酒》与《荣归》。《荣归》同样是一首讲述中国传统典故的管乐作品,它是陈黔2009年应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托马斯音乐学院的委约作品。作曲家讲述了中国历史名人霸王项羽的故事,其音乐元素主要来自于琵琶传统乐曲《霸王卸甲》。

虽然《更尽酒》与《荣归》均是应用西方的音乐形式来讲述中国的故事,但是在写作手法中,它们都更多地表现出中国传统板眼框架下的音乐形态,表现出中国音乐的审美法则,似呼吸、似语言。因此这两部作品也是陈黔享誉管乐世界的基石之作。

当然,陈黔的“民族风格”也不仅仅是这些带有典型民族风的作品所能囊括的。他的独创性体现在创作的各种领域里:温暖抒情的音乐主题、不同常人的音乐插部、乃至音乐血脉里永恒的“红色基因”。这些都凝结在音乐的各类符号中,隐藏在乐谱的音符之后。

当我们仔细聆听《幸福的格物》时,就会被圆号所引领的“幸福”主题所吸引,它在双簧管、萨克斯、长笛的应和中缓缓走来。这个主题旋律是绵长而深情的,带给我们温暖的生活气息,在终曲中,它经由小号、木管组与萨克斯的次第配合,将“幸福的格物”与“美好的生活”推向“未来”。这种绵长而深情的旋律创作,在《忠诚》与《柱石赋》等作品中也非常常见。

如音乐会的标题所述——“忠诚”是本场音乐会的主题与线索。这个主题既是军人、武警战士、交通警察这些国家公务人员爱党、爱国情怀的描述,也是中华民族五千年传统文化的灵魂所在。无论是“怒发冲冠凭栏处”的戍边将士,还是“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人墨客,“忠诚”是“不熄的火焰”,是“生命的源泉”。

作曲家谱写的两首作品,正是以管乐艺术的形式将“青春会老、生命有限”的“忠诚”筑魂于“柱石”之上。作曲家在这二首作品中充分发挥了词作者炽热的忠诚和澎湃的激情。在管乐插部的音乐片段中,我们清晰地听到由铜管组和打击乐组描绘完成的“金戈铁马”的沙场景观,这是作曲家精心完成的艺术之花,也是作曲家数十年军旅生涯的管乐写照:

“月夜”下,一曲“青春之舞”,与“忠诚”,铭刻在“柱石”之上。

 

网友评论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