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管乐网

交响乐团打击乐的演奏和美国最难考的音乐节

发表于 2017-09-12 17:11:20, 来源: CNBrass.com
关键词:  

在包括芝加哥交响乐团中心,肯尼迪演奏中心,香港爱乐文化中心,上海大剧院,东方艺术中心演出,吴雪晴获得了很少其他中国交响乐打击乐演奏者获得的机会和成功。她的天分和演奏也得到了广泛的认可。自2015-2017年, 她担任了Endless Mountain music festival的打击乐首席,从今年9月开始担任Lancaster symphony orchestra的打击乐首席。在2013年考上过国内首屈一指的上海交响乐团。2014年考入过美国竞争力最强的音乐节之一 music academy of the west. 长期与美国滨州的Northeastern Pennsylvani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Butler symphony orchestra, Altoona symphony orchestra, 美国纽约州的the orchestra of southern finger lakes,symphoria, 芝加哥交响乐团青年交响乐团合作。早在上海音乐学院本科就读期间,吴雪晴有参加上海爱乐,上海歌剧院,澳门乐团的各种演出。

你可以谈一谈你的经历和是什么让你区别于别的打击乐演奏者并达到现在的水平和成功的?
我12岁考入四川音乐学院附中。10岁的时候开始学习2根槌的木琴演奏,14岁开始学习4槌的马林巴演奏。我本可以成为一个马林巴独奏家,但是当我考进上海音乐学院参加交响乐团的排练演出后,我开始喜欢上交响乐团的演奏。我认为从那个时候我找到了我的梦想,我希望成为一名交响乐团里的打击乐演奏者。交响乐团的演奏经历不仅让我拓宽了演奏的音乐的领域,更让我结识了不同的音乐家,得到了在不同伟大的音乐家指导下,合作中演出的机会。比如在2006年我参加了在广东举办的广东国际音乐夏令营。我们的老师是费城交响乐团的定音鼓首席Don Liuzzi,乐团指挥是鼎鼎大名的Charles Dutoit. 他们让我大开眼界,让我不仅更加热爱古典音乐,更加投入热爱在交响乐团里面演奏打击乐,更让我聆听到古典音乐的美好和乐团打击乐的有趣和多样化。并且通过Don Liuzzi, 我有幸获得了考上美国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和Temple University 的机会。

在这两所学校,我师从于费城交响乐团打击乐首席Chris Deviney 和前副首席Alan Abel,匹兹堡交响乐团定音鼓首席Ed Stephan, 定音鼓副首席Chris Allen, 打击乐副首席Jeremy Branson。跟着这些无与伦比的大师们学习,他们不仅教会我好的音乐和优秀的演奏的技术与概念,从手指手臂肌肉的训练到乐器声音的判断,从如何让乐器发出好的声音道如何让乐器的声音更好的融合在交响乐团中如何与其他的声部更好的衔接与振动,更教会我实际乐团演奏中如何与其他演奏者合作,如何与指挥合作。怎样在有时可以成为好的独奏,有时可以成为好的伴奏,等等。

目前来说对你影响最大印象最深的是哪一次的经历?
对我来说,美国的Music academy of the west音乐节是对我影响很大印象很深的经历,因为它很难考。

在每年的1月到2月,音乐节的导师们会在纽约,芝加哥,洛杉矶,克利夫兰,波士顿进行当场的面试。年轻的演奏员们需要现场面试方能被挑选进入音乐节。因为音乐节有强大的资金支持,优美地理环境和与世界顶级的乐团演奏家,歌唱家,独奏家参与的无限学习机会,从美国乃至世界各地的音乐院校的音乐学生到毕业后的演奏生涯刚刚起步的年轻演奏员都争相来面试。

在教学团队方面,导师们都来自纽约爱乐,西雅图交响乐团,芝加哥交响乐团,洛杉矶爱乐,大都会歌剧院,旧金山交响乐团,蒙特利尔交响乐团,匹兹堡交响乐团,辛辛那提交响乐团等等的首席和世界顶尖级的独奏家、歌唱家。

乐器演奏方面,学员会周一到周五早上都会有交响乐队的排练,指挥从纽约爱乐前艺术总监ALAN GILBERT到密尔沃基交响乐团首席艺术总监Edo de Waart等其他世界级的优秀指挥。

面试是每个声部进行单独面试的,在2014年,光打击乐声部面试人数就达到了120多人,最终五人入选。我有幸在这一年被选为5名学员之一。交响乐团的人数每年会有96-100人,是从上千名各个不同的精英中的精英挑选出来的。他们来自茱莉亚音乐学院,曼哈顿音乐学院,在芝加哥的东北大学,费城的柯蒂斯,波士顿的新英格兰大学,休斯顿的莱斯大学等等。许多学生在离开音乐节不久就赢得美国大的交响乐团的工作。

右一为西雅图交响乐团首席打击乐MICHAEL WERNER,右二是吴雪晴本人

周六晚上是交响乐音乐会。每天下午有室内乐的排练、大师课、专业课。在我参加的那一年,我有幸参与了导师音乐会,演出了马勒4的室内乐版。成员有弦乐,首席是前纽约爱乐的concertmaster, 打击乐声部是由我和我的导师西雅图交响乐团的打击乐首席Michael Warner. 此版本无铜管,所以只有弦乐、木管、钢琴还有独唱。我是唯一的学员,各声部均有各大乐团首席担任,实属人生的宝贵经验。除了这样的重奏音乐会以外,作为打击乐声部,我们还参加了铜管重奏音乐会。还举办了属于我们自己的打击乐重奏音乐会。打击乐重奏音乐会是此音乐节最受欢迎的重奏音乐会。音乐会一个星期以前,票全部售罄,还有100多人在候补名单上。当天演出全场爆满,音乐会热闹非凡。

这次的音乐节经历实现了我从一个学生到一个专业乐团打击乐演奏者的转变。

 

网友评论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