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管乐网

霍尔斯特降E大调第一组曲|二十世纪管乐合奏作品的新里程

林祐生 发表于 2017-06-18 16:58:05, 来源: CNBrass.com

二十世纪管乐合奏作品的新里程-霍尔斯特(Gustav Holst)降E大调第一组曲,又名《第一号军乐组曲》。

在十九世纪之时,军乐队已经具有较完备的器乐编制以及可以演奏交响化乐曲的能力。但此时以军乐队为中心所展开的管乐合奏音乐中,在曲目以及写作手法上都可看出受到相当的侷限。当时的管乐合奏作品,几乎是改编自管弦乐曲、歌剧曲选、钢琴曲或是管风琴曲等过去所创作的作品;在改编手法上,就直接将管弦乐团中的小提琴声部直接移到单簧管声部上,中提琴移到单簧管第二或第三部、中音单簧管及萨克斯风,大提琴移至上低音号(Euphoniums)或是低音单簧管;长笛及双簧管不变,有些句子会加到降E调单簧管上;管弦乐团的单簧管声部可能移至短号(cornets)上或是由独奏单簧管(Solo clarinet)奏出,其他的乐器声部也都几乎不变。这样的改编法从现在的眼光中看来,是绝对无法发挥出管乐合奏音乐及声响的特性,亦有草草了事之感。

经过了一个世纪,在二十世纪初期,可说是无任何征兆之下,突然出现了是以军乐队配器,却又不是改编自其他作品的原创管乐合奏音乐。Gustav Holst(1874-1934)于1909年所写作的《降E大调第一号组曲(为军乐队),作品二十八,第一号(H105)[1]》(First Suite in Eb for Military Band Op.28 No.1 H105)[2]则可说是其代表。

霍尔斯特降E大调第一组曲完整音频试听链接原版乐谱咨询QQ:3249350635,微信号:cnbrass1

在管乐合奏音乐慢慢普及化的今日,却无一本中文论述管乐合奏音乐的书籍或是论文可供参考阅,实为可惜;因此笔者将以此为出发点,将撰写一连串以管乐合奏音乐为主的论述,希望借此提升大众对管乐合奏音乐的认识。本篇论述将以G. Holst的《第一号军乐组曲》[3]为主题,笔者除了就基本的作曲家简介与此曲的创作过程外,亦就演奏版本的差异性以及乐曲形式、结构与配器解构分析做陈述,借以了解此作品在管乐合奏音乐发展史上的特殊地位。

一、作曲家简介与乐曲的创作过程
Gustav Holst 1874年九月二十一日生于英国的切尔滕纳姆(Chenltenham),1934年五月二十五日死于伦敦。英国早期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亦是管风琴手、职业的长号演奏者及作曲与管风琴的教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曾被英国政府任命为全英国陆军乐队(All English Army Bands)的指挥,而他身为一个长号吹奏者及乐队指挥的背景,因此造就了他所有管乐合奏作品的诞生。他的音乐作品包括八部歌剧、芭蕾音乐、交响曲、室内音乐、大量的合唱作品及超过四十首的歌曲集等,他最著名的音乐作品则是星象学象征的管弦乐组曲《行星》(The Planets)。G. Holst除了对星象学有兴趣之外,也对民谣和东方的事物有相当的着迷。此外,他其他重要的管乐合奏作品亦有:民歌采集时期所作的《Second Suite in F for Military Band》(1911)、为铜管乐队的冠军比赛(Crystal Palace Brass Band Championships)所做的《Moorside Suite》(1929)及为怀念他所执教过的女子高中(St. Paul’s Girls’School)所做的作品《Hammersmith》(1930)[4]。

至于《第一号军乐组曲》的创作过程,在一本记录G. Holst从1895年开始写作音乐到他去世为止的手札当中,可发现在1909年当页,有着《1st Suite for Military Band Op.28A》[5]的标示作品字样,这是唯一可证明他创作过此曲的证据,至于其他的事项则不是非常清楚,例如:是为何(谁)而做、为何创作之后并没有马上演出等,虽都有所后人论述,但都不是十分的肯定。有一些文献指出,这部作品可能是受到当时皇家军乐学校(The Royal Military School of Music)的指挥John Arthur Coghill Somerville(1872-1955)委托所创作,委托的原因可能是要推动英国作曲家创作为军乐队的原创曲而作。乐曲于1920年六月二十三日才由皇家军乐学校的乐团首演,至于首演的日期为何在十一年后就不得而知。从G. Holst与好友James Causley Windram(1886-1944)[6]的通信中,有提及到在1920年之前就有演出的计划,乐谱也似乎在1918年之前已有手稿影印版,但目前并没有这十一年之中有演出过的实记。[7]

二、乐曲形式、结构与配器原则
从总谱来看,可以清楚的看出是利用非常清新而不同于当时管弦乐式的管乐配器法所写出。乐曲当中,有时可以感受到传统英式铜管乐队(British Style brass)所发出的独特声响,另一方面亦可以享受到小型室内乐的声响。[8]

《第一号军乐组曲》是首单纯的器乐合奏曲,与两年后所写的第二组曲完全不相同。[9]《第一号军乐组曲》是依循原主题的展开来支持三个乐章的乐曲,因此,G. Holst在总谱上写下了下述的话语:
三个乐章必须无间断地演奏(The three movements should be played without a break)

第一乐章 Chaconne
Allegro Moderato,3/4拍,降E大调,主题加上十五个变奏的形式

Chaconne是巴洛克时代的三拍子舞曲,原本是反覆进行固定和声的舞曲,逐渐演变成主题在低音声部进行而产生各式各样变奏,亦为变奏曲的前身。主题一般以八小节为单位,通常尽量单纯且有具有特色,以利于变奏。

在第一乐章中,主要是以大二度与完全五度的音程关系为中心,而构成低音声部的八小节主题,这样的音程关系为整首曲子最重要的乐念构思,前后贯穿整曲三个乐章。整个乐章在多处对比中展开与前进,亦可看出两个变奏为一组的呈现。形式上亦可解构成主题加上第一大段的变奏(第一到第八变奏)再加上第二段的反行动机变奏(第九和第十变奏)最后又回到主题变奏(第十一到十五变奏),整首曲子虽是变奏曲形式,但还是可以看出大三段体的架构。

主题-以大二度、完全五度音程以及二分音符、四分音符为中心所构成的旋律,由上低音号及低音号以八度音程及piano的音量奏出Chaconne舞曲的低音主题。前后句则构成一上下旋律线及一上行旋律线。在和声上,前句结束在V级的半终止上,而后句也结束在V级的半终止上,或是在之后其他乐段中,会结束在I级的完全终止上;结束在V级会有音乐持续的效果,而灵活加上主音而使形成完全终止,亦可展示乐曲告一个大段落。(谱例一a)。

第一变奏-利用铜管重奏形式(Brass Ensemble,此处为短号加上长号),奏出与低音主题形成圣咏般的乐句。

第二变奏-整个旋律线交给了木管乐器,音响上则与第一变奏呈现极大对比,变奏形式与第一变奏相近,但和声更为丰富一些,二十二小节起加入第三变奏的十六分音符新节奏,音量此处亦开始渐强。

第三变奏-十六分音符断奏的上升音型出现,使整个的奏节感加强,与低音徐缓的主题形成对比,独奏短号加入,带领其他铜管乐器与木管乐器慢慢合而为一。

第四变奏-以第三变奏的十六分音符断奏为基础发展下去,亦在此处形成整个乐团的齐奏,音量继续渐强下去。

第五变奏-木管奏出流畅华丽的连续十六分音符,铜管乐器则奏出八分音符断奏式的主题,两者又造成对比,此时音量达到Fortissimo。

第六变奏-音量突然转至Pianissimo,主题则转由高音声部的短号以和弦式奏出。主题第一次结束在完全终止上,而形成了一个小段落;低音则奏出沉重的八分音符。

第七变奏-只采用单簧管及法国号的室内乐乐曲构思,由第三部单簧管及第一部圆号奏出主题,第一、二部单簧管做出对位旋律。

第八变奏-与第七变奏一样室内乐形式的乐念,但改变了乐器,借此感受乐器改变所造成的音色差异,音型则加入了三连音,亦多添了几许变化。在此为长笛、双簧管、降E调单簧管、中音萨克管所组成的四重奏。主题由中音萨克管奏出,最后再次以完全终止做结束,又形成一段落。

第九变奏-此处可视为一个大段落的开始,主题在此做了反向的进行,并且停止了明朗的降E大调而转向c小调。另外,相对于开头的主题提示,以及由铜管乐器演奏的第一变奏,此处的反行提示是始于木管,且旋律线条与主题完全相反,这样的对比可看出作曲家缜密的乐曲设计。(谱例一b)

第十变奏-反行乐句转移至铜管乐器,又与前一变奏(木管)形成对比。在此三拍的反行主题,却是跟随着看似三拍,但实际是展现两拍的低音。

第十一变奏-过渡的乐段,跟随着两拍的低音,长号吹奏出高三度的主题旋律。

第十二变奏-主题又回到了降E大调上,由短号及上低音号八度奏出,即像最初的主题呈现,但音域则提高了八度,而短号明亮的音色则有不同的效果。此外,出现了降B(降E的属音)的持续长音,可看出乐曲在V级上发展扩张的效果。音量持续地渐强。

第十三变奏-主题在中、高音声部出现,降B的持续长音继续着,而加入的八分音符更提高了乐曲的张力。在此变奏最后部份,首次破坏了小节的均衡,形成了九小节的构成,可看出主题些许地展开。

第十四变奏-主题又回复到低音声部,木管出现圣咏般的旋律(乐谱指示庄严地“Maestoso”演奏),其实可看出与第一变奏相似之处,但音响上则呈现极大的对比,且持续扩大中。

第十五变奏-持续长音变成主音降E,主题突然高五度由长号奏出,看似进入了降A大调,实际还是在降E大调上,但却有强烈解决到降E主和弦的感受。乐曲最终处出现切分效果并渐慢,更将音乐推向最高处。第一乐章最后结束在强而有力的高音主和弦中。

第二乐章 Intermezzo
Vivace,2/4拍,c小调,AB两段体加上Coda的形式

从第一乐章转变成轻快的乐曲,但却是使用小调。开始两个小节的连续八分音符更显使出其轻快。灵活运用了第一乐章的主题音程,在此展现了完全不同的性格(谱例二a)。一开始是由两部降E单簧管奏出两小节连续的八分音符,而两部降E单簧管的配器却又是在之后管乐团配器中相当少见的,这里因要建立明亮而轻快的和弦式节奏型态,所以采用两部降E单簧管,这也是这首曲子相当独特的地方,但总谱也指出可以以第一部降B单簧管代替吹奏[10]。在两小节导奏之后,由独奏单簧管、两部双簧管齐奏及装上弱音器的独奏短号,所奏出的主题旋律。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音响效果相当接近木管,可以非常明显地看出不适宜在户外演奏。因此笔者推测,这首曲子应是为室内演出所写,如果是在室外演出,独奏短号及单簧管则应有两个人以上吹奏的情形产生,不然音响绝无法平衡。第一主题再现则由全体高音木管及独奏短号奏出呼应。过渡乐句处呈现上升音型,由乐器的重重叠入增强其能量,最后在Letter B之前半拍由铙钹爆发奏出fortissimo(fff)的音量与由piano音量奏出的第一主题相重叠,呈现出极大的对比。Letter B处第一主题群加入了拨奏的低音音型及整个木管群在做第一主题呼应。 第二主题改变拍子及乐风,音乐呈现柔美线条,由独奏单簧管奏出,但构成的元素亦不离最初的主题音程,配器像是两组木管五重奏的混和(谱例二b)。之后的第二主题群再现由小号奏出,则出现相当古典的对位手法。回到一小段再现之后,乐曲转成C大调,这里也正是整个乐章的精华处。G. Holst将第二乐章的所有主题做混和并且包括了过渡乐句,展现出融合的高级作曲技巧,最后结束在pianissimo(ppp)短笛的独奏及各声部乐器串接的八分音符中。

第三乐章 March
Tempo di marcia,2/2拍,降E大调,AB二段体加上Coda的形式

第三乐章开始于c小调及fortissimo音量的反行动机,相较于第二乐章最后结束在C大调pianissimo中,形成一非常强烈的对比;因此,也可看出作曲家刻意不在乐章中间放入间歇的构思用意。但在第五小节之后,立即转成降E大调,值得注意的是,衔接两个关系调的转换桥梁竟然是一声大鼓的独奏,因此,这声大鼓独奏显得特别重要。第五小节只有使用铜管吹奏主题旋律及加上打击乐器,这样的配器展现出英国传统铜管乐队快速行进的风格(quick march style),这样的风格一直持续到Trio之前(谱例三a)。进入Trio即转成降E大调的下属调,降A大调;此时配器方面则转变使用了木管群,这里的主题旋律也相对于前面的节奏型态,许多乐句更是相接在一起,并且无法分开,这样的旋律亦是从之前的主要动机发展出来的旋律(谱例三b)。Trio之后降A大调上的第一主题及些许发展,由木管以piano的音量奏出,跟第五小节主题处呈现出极大差异的感觉。之后接入的是第二主题为主的过渡及其后与动机导奏混和的发展,此一构思使得再现部向后延迟。再现部时,所有乐器都加入了演奏,除了第一主题及第二主题的发展外,Trio的旋律亦加了进来,整曲结束在木管的上升音阶中。

三、演奏版本的差异性
1909年G. Holst写下了这首作品,直到1921年才由乐谱出版商(Boosey & Co. 英国出版商)出版了指挥者专用的钢琴谱(Condensed Score)及分谱。但事实上,G. Holst也曾为这首乐曲写下完整配器的总谱(Full Score)。而出版商为配合美国交响管乐团(Symphonic Band)的编制,于1948年出版了十分庞大编制的乐谱及Full Score,但1948年出版的总谱,出版商并没有参照G. Holst的Full Score手稿谱[11],只参照1921年所发行的乐谱而编写,因此有些细部错误并无更正地跟随流传了下来。在1984年,同一出版商又出版了以G. Holst的女儿Imogen Holst监修为基础,Colin Marshes(1946-)所校订,之后并加有Frederick Fennell(1914-)博士见解的版本。1984年的版本在配器比较后可以清楚地了解与原版本较为接近,也符合现今乐器的实际状况,亦成为目前最受信赖的版本。由下表可看出因版本不同所产生的配器差异。

在1984年的版本中,修订者跟随着手稿谱修订,但并没有试图要回复成与手稿谱相同的配器法,因为那已不符合现今的乐团中所使用的乐器。但透过上面表列比较之后,可以发现,1984年的版本,几乎要和1909年的手稿谱一模一样,但又保留了某些1948年版所增订的乐器,如上低音萨克斯风及低音萨克斯风,并将降B调Baritone声部与上低音号声部做融合[16],以及将一对小号删除[17],此外一并将1948年其他所增加乐器做删除[18]。此外值得注意的事,在手稿谱中有许多可以省略分部,因此第一组曲大约只需十九人(加上打击乐器)即可演奏[19]。乐谱为何有这么多可省略的声部,其原因关系着当时军乐队的编制。就连当时《第一号军乐组曲》首演后,获得英国政府极大迴响,更努力推动原创管乐合作音乐的创作,但创作出来的作品并没有预想的多量。就因军乐队编制的不定,而困扰着作曲家的创作。《第一号军乐组曲》也深受编制的影响,而有许多可省略的乐器[20]。

结语
在二十世纪前四分之一个时期中,管乐团(军乐队)的曲目几乎都是改编于管弦乐、轻音乐(当然还有进行曲),在当时,完全没有一首曲子是为管乐合奏音乐所写。经由上述的分析与解构,G. Holst在1909年所作的《第一号军乐组曲》,可说是一首高实验性质的乐曲,用原创的音乐,加上管乐团的配器法,是过去管乐合奏曲目中从未有的划世纪作品。对于当时的管乐演奏者,是一个全新的尝试及挑战;对于听众也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在乐曲结构方面,他所选择的是巴洛克时期的Chaconne舞曲,这样的选择,不但没有脱离传统曲式,更与他之后大量地使用民谣素材的创作理念完全不同。虽说没有脱离传统,但他在学校所学的华格纳式管弦乐法,也丝毫没有在此曲中运用上,尤其是Intermezzo乐章所使用的配器法,那样的木管配器已经完全脱离管乐团演奏却是是管弦乐配器的窘境。当然,进行曲已是管乐团不可缺少的曲目,G. Holst亦将其加入在第三乐章中。

《第一号军乐组曲》应是第一首为管乐团原创的曲子,更是促成之后其他作曲家为管乐团作曲的基石。其后的作品除了他的《第二号军乐组曲》外,亦有R. V. Williams的《English Folk Song Suite》(1923)及《Toccata Marziale》(1924)与G. Jacob的《An Original Suite》(1928)等,就像《Original Suite》这样的标题,就是要区别原创与改编的不同。这些作品一起被视为《英国军乐队的古典》(British Military Band Classics),而这些首曲子亦成为日后管乐合奏之根源,更是具有重要的意义。

再者,虽说这些作品是为军乐队而作,但所有音乐的音响在室内都能产生相当完美的声响,因此这些曲子肯定不是为在室外的军乐队而作,而是为室内的管乐合奏而写,只是当时英国都将管乐合奏的乐队,通称为军乐队。因此,这些作曲家不但为管乐团开创了一个新的创作风格,亦在音乐内涵与表演媒介中,取得相当完美的一个平衡。

[1] 《H105》为G. Holst的女儿Imogen Holst(1907-1984)的分类,是依据作曲的顺序而编号。
[2] 手稿乐谱上的标题原是《Suite in Eb》,因他当时并没有计划要继续写作第二组曲。
[3] 之后将其《降E大调第一号组曲(为军乐队),作品二十八,第一号(H105)》简称《第一号军乐组曲》。
[4] 《Hammersmith》和第一、第二组曲亦成为二十世纪早期管乐合奏作品的代表,之后还有改编成管弦乐。
[5] 同注二。
[6] 英国Northumberland第五燧石军团乐队指挥。
[7] 参阅Mitchell, Jon C.:1994:pp. 111-120
[8] 参阅总谱版本为1909年于1921出版的Condensed Score及1948年与1984年的Full Score,手稿谱存于The British Library无法取得,因而无法参阅。(附录一)
[9] 《第二号军乐组曲》则全部使用了英国民谣。
[10] 现代管乐团中通常只使用一部降E调单簧管。
[11] 于1977年才被发现,现存于The British Library, London, Add. MS 47824。
[12] *短号两部三个人是非常必须的,第一部有很明显的再分成两声部演奏,但第二部只有在第一乐章最后两小节及第三乐章最后十九小节之处有明显分开演奏。短号两部是否一定必须要分成四声部演奏,不仅要考量短号声部的平衡,也要充分考虑到整个乐团的和谐。
[13]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小鼓跟大鼓竟然是複数。
[14] ***总谱上虽未标示此项乐器,但是事实上是需要使用的。
[15] ****除定音鼓之外的打击乐器,实际上只需三个人。
[16] 特别需注意的是在第二乐章《Intermezzo》练习记号D之后,及第三乐章一开头,Baritone和第一部短号低八度齐奏;1948年版是将降B调Baritone省略,并没有将其加入上低音号声部中。 [17] 被删除的一对可能是降B调小号或是降E调小号,但音乐最后是由降B调小号演奏(手稿谱无法取得);因此被删除的一对并没相当直接的影响。第三以及第四部法国号亦同理可非常安全地被省略。
[18] 将中音单簧管、倍低音单簧管及粗管短号(Flugel Horn)从总谱上删除,但有将分谱发行。
[19] 可省略的声部除了低音大提琴需在Chaconne乐章第十六小节,需由低音号代替、双簧管在Chaconne乐章Section C的节引乐句(cue)需由第二部单簧管代替及Intermezzo乐章开头处降E调单簧管的节引乐句,需由第一部单簧管代替外,其他都可安全省略。
[20] 编制不定的现象,在1921年十二月七日的一场军乐研讨会之后,编制已慢慢地确定下来。﹝参阅同注七﹞

 

网友评论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