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管乐网

曲成久谈《第一单簧管协奏曲》的创作分析

曲成久 发表于 2017-03-16 00:32:08, 来源: CNBrass.com

不久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在解放军军乐厅为我举办了管乐交响作品音乐会,在京的部分音乐界专家学者、管乐界同行和爱好者500多人出席了音乐会。 音乐会由指挥家张海峰和青年指挥袁威执棒,演奏了我从事音乐创作近30年来,不同时期的9部(首)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包括单簧管与乐队《羌歌》(1992年作品)、《水兵舞曲》(2004年作品)、交响诗《北川2008》(2016年作品)、国宴音乐《春雨蒙蒙》和《秋的思念》(2015年作品)、小号协奏曲《西沙随想》(2016年作品)等。这其中《第一单簧管协奏曲》(2014年作品)是一部能够代表我的创作理念和艺术追求的作品,是迄今为止中国作曲家创作的篇幅最长、演奏难度最高的一部单簧管独奏作品。


曲成久指挥乐队演奏自己的作品

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缜密精心
作品由三个乐章组成,第一乐章《引子与行板》,是整部协奏曲最重要的章节。引子,开宗明义将主部主题与副部主题的音乐动机做了预示性的展示。主部主题在调性上运用开放性写法,给音乐的展开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在连接部之后出现的副部主题,温暖而美好,在速度和音乐形象上同主部主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称之为爱情主题,用以表达对美好爱情的憧憬与期盼。展开部对主部主题进行展开,音乐形象从容而自信。在再现部之前,我专门设计了一段让独奏单簧管与乐队首席单簧管将主部主题与副部主题以重奏的形式进行“假再现”,两支单簧管对位旋律的演奏好像一支单簧管演奏着两条旋律,非常的缠绵而美好。真正的再现是副部主题首先出现,用长笛独奏,独奏单簧管奏出一段如泣如诉、催人泪下的对位旋律。连接部过后主部主题再现时的音乐形象已经同主题陈述时大不一样,独奏单簧管和交响乐队遥相呼应、一气呵成在音乐高潮中结束。

曲成久管乐交响作品音乐会2
周磊演奏《第一单簧管协奏曲》

本乐章得到了许多专家和单簧管演奏者的关注和认可,我所采取的阐述角度以及音乐形象的刻画、表达方法,是我多年来对音乐创作哲学层面不断探寻的结果,看似漫不经心,无规律可循的音乐语言,实际上其内在的逻辑性严格而缜密,每一个音符、每个乐句、每个段落都经过精心的推敲和设计。

第二乐章《慢板》,音乐形象与第一乐章形成鲜明的对比,音乐语言单纯而柔弱,调性相对稳定,但乐队部分具有的明显的不稳定因素,旨在营造一种孤独、不安、徘徊和彷徨的氛围。呈示乐段独奏单簧管似乎在提出问题,乐队在不同声部的多调性的应答使音乐变得越来越复杂。展开乐段独奏单簧管演奏的音乐形象不安而烦躁,乐队部分的音乐节奏呈现出摇摆不定的状态,整个音乐的调性越来越不稳定。再现段,独奏单簧管与乐队将呈示乐段的主题在不同调性上的演奏,将音乐推向高潮,结尾处呈示乐段的主题在固定低音的背景中,轻轻地反复地缩减出现,寓意带着疑问结束本乐章。

第三乐章《回旋曲》,我尝试性使用变化的五声性的大秧歌曲调作为主题动机,音乐轰鸣而至,引进欢快、热烈的秧歌主题,表达一种快乐而愉悦的心境。第一个插部引进了第一乐章的主部主题,此时的主部主题变得幸福而甜蜜,与五声性主题形成极大的反差,增强了音乐的戏剧性。本乐章乐队部分仍以多调性的写作的方式来衬托五声性的主题,增强了整个作品的统一性。第二个插部使用了第一乐章副部主题,即爱情主题,乐队全奏的渲染与呼应,意在让听者领悟从卿卿我我的小爱直至轰轰烈烈的大爱的怒放与升华过程。全曲的结尾处,将秧歌曲调的调性变得更加开放,乐队营造出了多支乐队街游的热烈场景,在气势恢弘的音乐声中结束全曲。


演出结束后,曲成久登上舞台致辞

重交响化运用,融新技法理念
这部《第一单簧管协奏曲》,是我多年来对现代作曲理念、创作技法不断学习探索研究的成果,比较全面地展示了单簧管的演奏技艺,融入了许多单簧管演奏新的技法技巧。在乐队部分的写作上,注重交响化写作的运用。对于这部作品音乐语言的运用,中央音乐学院的几位专家给予较高的评价。器乐作品的写作是一项复杂而艰辛的艺术活动,回首近30年的学习实践,特别是通过《第一单簧管协奏曲》的创作,我有几点感想和体会,在此与各位同仁分享。

一是在创作理念上要孜孜以求,坚守追求自己的审美理想。纵观历史,各个时期优秀作曲家的作品都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自己的艺术风格。如今我们学习继承前人,其中重要一点就是要树立科学的、具有时代精神的艺术观,矢志不渝地坚持自己的艺术标准,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应阿世媚俗,随波逐流。从我早期的《羌歌》,到花了近17年时间完成的小号与乐队《西沙随想》,直至这部《第一单簧管协奏曲》,也经历了大家不甚理解,到认可赞许的漫长过程,这既说明了时代在进步,同时也说明信念的坚守是何等的重要。

二是专注管乐这一特殊领域,不断丰富作品的表现手段和技法。我长期供职于解放军军乐团,写作管乐作品一直是我的创作重心,为此,关注了解当代西方管乐创作的发展,学习借鉴西方先进创作理念和表现技法我多年来一直坚持的必修课。在《第一单簧管协奏曲》的写作中,考虑到管乐队乐器种类多、变调乐器多、音色特殊性多等特点,我尝试运用开放式调性的写法,让独奏单簧管高难的演奏技巧与乐队形成复杂多变的织体,写作时不用横的配器方式,而采取纵的立体写作方式,整个总谱用白调(没有调号)进行写作,虽然写作过程比较难,但是使用开放式调性,调性转换时变得灵活而方便,这一点对全面展示管乐队特有的音响色彩,对突出独奏家高超的演奏技术,均提供了更多的可能和更大的空间。从一定意义上讲,《第一单簧管协奏曲》的创作,得益于我对管乐这一特殊表现形式的深入研究和探索。

三是要发挥自身优势,选定适合自己的表现形式。很多人都知道我对单簧管情有独钟,原因之一,我曾经有10多年演奏单簧管的经历,对单簧管的演奏技术、表现手段比较熟悉,写起来比较得心应手。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近年来,解放军军乐团单簧管声部整体演奏水平有了长足的进步,周磊、谷金秋等一批年轻的演奏家脱颖而出,他们的音乐素养和演奏技术已经达到了一流独奏家的水平,因此选定单簧管与乐队的表现形式应是明智之举,也是作品成功的重要条件。

 

网友评论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