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管乐网

著名军旅作曲家《1213·血哀》作者陈黔专访

发表于 2017-01-11 18:40:37, 来源: 南京文艺生活
关键词:  陈黔

在纪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第三个公祭日期间,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交响音乐会《“永不忘却”——纪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在南京保利大剧院奏响,军旅作曲家陈黔献上他的第五管乐交响乐《1213·血哀》,共五个乐章,分别是第一乐章:屠场;第二乐章:魔舞;第三乐章:儿呀;第四乐章:焚城 ;第五乐章:问天(亡灵的眼睛)。

纪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音乐会

世界上最动人心弦的声音是最悲哀的音乐,不朽的音乐篇章,是饱含着对民族最深层的爱。我第一次看《血哀》的正式演出,是在北京解放军军乐团剧场,深感震撼。音乐未起,一声声警报破空而来, 接着听到的是枪炮声和人们四处逃散的慌乱脚步声,侵略者如洪水猛兽般涌来,奸淫、放火、哭泣、悲愤、哀嚎....冤魂三十万,哀乐响钟山,沉重的音符掀开人类文明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坟茔下的呐喊,铮铮白骨的愤怒、破碎裙摆下的血污,千疮百孔的家园,一幕幕“惨”境像刀一样割扯着我的心房,历史的沉重感压向胸膛,国耻家难,斑斑耳际,词简音哀,痛彻骨髓。

遭遇一场扫荡洗劫后的清晨,回归片刻的宁静,侥幸存活的人苏醒过来,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周遭是遍地残骸,满目疮痍。血泊中的母亲气息奄奄,挣扎着呼唤:儿啊,快逃! 国已亡家已破,问苍天,为什么? 呼天天不应,唤地地不灵,心已死, 泪哭干,苍天悲愤,长江呜咽,血史成铭,铁证如山,同胞冤魂在哭诉,和平钟响祭英灵。 警笛再次响起, 问苍天、国耻复家仇,何时雪?看今朝,众志固金瓯,坚如铁。

陈黔说:“《1213·血哀》是一部以音乐唤起人们刻骨铭心记忆的作品,是中华民族对死难者的挽歌。乐曲表现的不是一个个悲悲切切的画面,也不是还原被虐杀、铮铮白骨、鲜血淋漓的现场,本义就是想唤起民众对痛苦的记忆。一个民族如果连痛都忘记了还谈什么希望。在音乐中能够知道痛,知道愤怒,我心足矣。”陈黔希望用乐思唤起人们对那个历史悲剧的记忆,唤起大众内心的民族情感和精神。面对媒体陈黔直言:“这泣血的哀嚎,是对民族耻辱的反思和铭记,是对民族气节的渴求和召唤。我不是亲历者,面对这段血写的历史,如果不浓墨重笔,不足以让生活在奢华中的年轻人刻骨铭心,又如何让30万罹难的同胞灵魂安息!”背负着沉重的记忆负担,陈黔用自己的方式诠释79年前发生在南京的这场灾难,他用闪耀逼人光彩的音乐语言风格,把耻辱与悲伤,把记忆与激励,放大并撑满整个剧场,瞬间攫紧观众的心房。

陈黔在南京音乐会上向观众致敬

《1213·血哀》通过引人入胜的管乐独奏、合奏和多声部进行以及民族打击乐的巧妙运用,形成个性独立的“中国化”音乐语言,是风格完全独立的中国式表述与西方音乐构造无缝衔接,几乎到西方的音乐痕迹。从和声、复调、曲式、配器四方面来看,完全是非西方的功能性和声,也不是色彩性单一的和声,是复合的以五度相生率来计算的多调性的一种思维方式,渗透着中国传统文化的音乐语汇,准确地表现了音乐作品的民族性、风格性和适应率的并存性,融汇了中华民族的精神,更符合中华文化的审美标准;手法表现上与我们认知的结构完全不同,是中国式的线条展开所构成的多调性的多线条的多层次的复调关系,介于计算复调和非计算复调两种技术之间;结构游离于西方的音色,节奏,旋律之外,是中国章节式的动力和逻辑关系;配器手段遵循了西方物理发生的特点,对音区的划分由载体所决定, 配器的音色都是中国式的独立和符合音色,如英国管和萨克斯管的关系、短笛和大管的关系,小号用娃娃弱音器的使用,也都符合中国的审美趣味。乐章写得入心入肺而凄惨,感情一层层堆积,压抑的情绪几乎让人窒息。

时间总以无声的脚步刷新着人们所创造的事物,能留下来的,将成为永恒。这部作品可能多数人表示听不懂,但其高超的艺术表现手法正昭示了它将会在音乐史上流传下来。陈黔的“老班长”、著名作曲家严晓藕说:“每乐章都在问天,声声呜噎。精湛的技艺,音响的幅度很大,衔接无缝,层次合理。音乐材料精而又精且变化无穷,脉络清楚。”

《1213·血哀》写了两年,陈黔一直在研究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中外文献,积累深厚素材,感受灾难深重民族的哀嚎,强烈的民族雪耻情绪与高妙的创作灵感融会贯通,聚于笔底 ,“天成”这部音乐鸿篇,苍凉凄悲,骇人心魄,具有史诗般的规模和气魄。由于长期浸淫在南京大屠杀这个历史事件中,悲愤,焦虑的情绪压得他透不过气来,陈黔走出家门,来到楼顶,静寂中,触感瞬间被放大,眼前无数的财狼挥舞着屠刀在狰狞的淫笑,腥膻满地血如泥,江边流水为之赤,河渠、沟壑到处填满尸体,三十万冤魂在哀嚎哭泣,他嚎啕大哭,抱起炸药包向侵略者冲去……

当然,陈黔没有真的抱着炸药包飞下去,否则就不会有今天的《1213·血哀》。他冷静地分析自己性格特点,用进攻的精神克服它。他狂奔山川荒漠唤醒心底野性,信步庙宇小径静观红尘暖冷,穿越恩河地区额尔古纳河,寻找大自然的味道,那顶蓝天、那朵云、那片牦牛、那片山峦……抚慰了他伤悲的灵魂,他还读了很多心理医学方面的书,寻求各种自救的办法。强烈的民族责任感和对音乐的执着与热爱,促使他把注意力和精力投入到音乐教学中,尽情感受孩子们的快乐,也让艺术教育成就孩子完美人生,用正确的管乐理念,正确合奏概念,让孩子们学会管乐器正确的发声、声部间的配合、乐团的整体平衡等多方面知识。他引入国外具音乐价值的作品, 又创作了大量带中国风格的管乐作品,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管乐训练方法,培养出一大批优秀的管乐人才和团队,据悉,由他主编的中小学生管乐训练教材,即将向全国推广。

真正的艺术家,在于为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让人生更有意义。陈黔是我国管乐创作领域和世界管乐界卓有成就的作曲家, 是美国田纳西州范德堡大学布莱尔音乐学院、华盛顿州立大学音乐学院、明尼苏达大学音乐学院、纽约州立大学弗雷多尼亚学院四所大学的访问学者和客座教授。至《1213·血哀》问世,他已经写了五部交响乐,分别是:第一管乐交响乐《人生》、第二管乐交响乐《雪莲》、第三管乐交响乐《心祭》、第四管乐交响乐《龙人》、第五管乐交响乐《1213·血哀》。1997年以来,全军全国的管乐作品大赛,大部分一等奖都由陈黔包揽。2012年明尼苏达州圣汤玛氏大学委约他写的《荣归》,入选世界100首管乐名曲,成为世界管乐大赛的必奏曲目。1999年,他根据新疆民歌改编的《可爱的一朵玫瑰花》在澳门回归祖国政权交接仪式上演奏。2002年,交响诗《勋》、第一管乐交响乐《人生》在瑞士国际音乐节闭幕式音乐会上演,英国著名指挥家、国际管乐协会主席Tim Reynish评价:“这是我近几年来听到的,最具震撼和冲击力的原创音乐。”

陈黔告诉我,他的第一部交响音乐作品《人生》是献给父亲的礼物,在父亲弥留之际他趴在父亲病床上写成的,父亲去逝后两周后, 1997年3月10日晚,由著名女指挥家郑小瑛指挥、解放军军乐团演奏的《陈黔管乐交响音乐会》在北京音乐厅成功举办,可惜父亲没有看到。陈黔转而狡黠地说道:“有人开玩笑让我写第九交响曲”。我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汗颜,打开百度才知道那个所谓的第九交响曲魔咒,陈黔如何回答我没有再问,不过天心是纯真无邪的,秉性善良,忠纯正直的他深谙音乐的魔力,别具一格的创作风格和寂寞中求高节的品格,必然会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而他的艺术生命也必定与魔咒无关。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一场震古烁今的伟大事业,需要坚忍不拔的伟大精神,也需要振奋人心的伟大作品。一个抛弃了或者背叛了自己历史文化的民族,不仅不可能发展起来,而且很可能上演一幕幕历史悲剧。坚定文化自信,是事关国运兴衰、事关文化安全、事关民族精神独立性的大问题。”我们期待陈黔 把党和人民的重托化为创作优秀作品的强大动力,通过研究西方管乐艺术,逐步建立起中国的管乐体系,创作出更多反映时代呼声、展现人民奋斗、振奋民族精神、陶冶高尚情操的优秀作品,更好激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文艺力量 。

 

网友评论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