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管乐网

费城交响乐团小号首席大卫・比尔格(David Bilger)专访

发表于 2017-01-09 19:01:57, 来源: CNBrass.com
关键词:  

支持传统费城之声的雅马哈“纽约系列”开发记
我所追求的是可以演绎出华美的雄壮之风、偶尔亦可以释放出粗犷之音的乐器(David Bilger)

费城交响乐团小号首席大卫・比尔格(David Bilger
以传统和音乐之美著称的费城交响乐团的重量级人物
与雅马哈联手打造最新Xeno艺术家型号

费城交响乐团小号首席大卫・比尔格

大卫・比尔格(David Bilger)简介
先后就读于伊利诺伊大学、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后一度担任达拉斯交响乐团的小号首席,自1995年起担任费城交响乐团小号首席直至今日。作为独奏家,曾与费城交响乐团、达拉斯交响乐团以及休斯顿交响乐团等联袂演出。另外,还曾举办过独奏会,参演过林肯中心的室内乐协会、纽约小号重奏团以及圣卢克室内乐团的演出等。除在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以及美国天普大学任教外,也在美国国内外大学以及音乐节开办大师班。并将作为教授团出席今年8月举办的第22届滨松国际管乐器音乐节。

雅马哈原声乐器开发部FP(旗舰产品)组福田德久共同接受采访
口译:木村圭太 摄影:岡崎正人 报道赞助:Yamaha Music Japan株式会社

记者:去年12月,雅马哈发售了最新的Xeno艺术家型号——“纽约系列”(YTR-9445NYS/YTR-9335NYS),该系列有幸邀请到比尔格先生主持监制工作。费城交响乐团首席为何会参与雅马哈的开发呢?请您先讲一下事情的经过吧。
比尔格:一切都源于两年前的一个电话。当时雅马哈的鲍勃・马龙打电话给我说“雅马哈也在做各种各样的新乐器,”问我“是否愿意尝试一下”。大概听说我没有合适的乐器,又说“也可以一起研发让您满意的乐器”。然后我就回答说“如果可以做出自己喜欢的乐器,当然要用用看了。”

记者:那时您正在为乐器烦恼吗?
比尔格:那时候,长期以来一直使用的乐器不在身边,尝试过美国定制厂家改造的乐器以及小厂家制作的乐器等,但是没有一个能够做到至臻至美。
正好这时候有了和雅马哈一起制作新乐器的机会,我趁机提出两个要求。其一、完美的功能是不可或缺的。其二、希望可以做出在大型管弦乐团演奏中可以突出自我魅力的乐器。结果,雅马哈真的做出了哪怕是在费城交响乐团中都可以让我淋漓尽致地展现自我个性的乐器。而且独奏合奏都很顺手,具有很大的灵活性。

记者:在那之前您是否使用过雅马哈的乐器呢?
比尔格:很久以前买过雅马哈的降E调小号、短笛、夫吕号、Xeno的C调小号等,都放在家里,只在管弦乐团演奏中偶尔用到。

记者:C调小号和降B调小号是同时开发的吧?
比尔格:是配套开发的。这样C调小号和降B调小号可以方便地进行转换。话虽如此,还是C调小号投入的精力更多。

记者:请详细地解说一下“在大型管弦乐团演奏中可以突出自我魅力的乐器”。
比尔格:开发时关注“声音”。雅马哈的乐器吹起来非常轻松,而且音质均匀,不论在哪一个音域,音准都很棒,发音也很清晰。如果可以在不牺牲这些优点的条件下,让演奏出的声音更富变化,那就会成为非常完美的乐器。华美、雄壮、时而能够演奏出粗犷之音的乐器……也就是说,希望音色的范围可以扩大再扩大。

希望在不牺牲优异性能的前提下让声音更富变化

只有极少数部件与纽约系列第一代一样
记者:为什么没有选择人气已经很高的“芝加哥系列”,反而选择了“纽约系列”?
比尔格:芝加哥系列和纽约系列的吹奏感有很大的不同。阻力以及发音时的感触等,即所谓的感觉完全不同。从我吹奏乐器的偏好来讲,我感觉自己更适合可以用更加开放的气息吹奏的纽约系列。当然了,也有很多人认为自己适合芝加哥系列。

记者:是否可以认为这两个型号涵盖了所有小号手的偏好?
比尔格:差不多是这样。这种喜好大概是由于受到年轻时的学习环境、老师的影响而形成的。我个人认为,与其说这两种类型在声音概念上存在差异,倒不如说它们的不同之处在于吹奏感引起的感觉。

福田(雅马哈开发人员):芝加哥系列在2013年推出第2代C调小号,之后,推出了该系列降B调小号,以及本次与比尔格先生共同开发的第2代纽约系列。
开发较早的芝加哥系列(第2代C调小号)首次引进全新要素,本次的纽约系列继承了上次的成果,并尽可能由“捷径”入手。其中投入精力最多的是提高乐器的“表现力”和“演奏的自由度”。
比尔格先生更喜欢NY型号,于是我们延用了NY型号的基本规格,在其基础上调整支柱的位置,C调小号要考虑是否采用反套设计,以及主管调音管的形状等。新一代纽约型号和芝加哥型号相比,主管调音管形状有很大区别。纽约系列为方形,芝加哥系列为半方形。

记者:喇叭是一样的对吧。
福田:是一样的。芝加哥系列和纽约系列用了很多相似的部件。

记者:新版纽约系列与老版相比,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呢?
福田:纽约系列一代和二代几乎没有相同的部件。

记者:这么说二代是全新的型号?
福田:是的。因为此前开发的芝加哥系列的C调小号(第二代)做了大幅改动,这次的纽约系列用的是同样的技术,所以几乎没有和老版通用的部件。
比尔格:有人问我“跟上一代有什么不同”,我回答说“第二调音管是跟之前一样的”(笑)。
福田:降B调小号的第一调音管也是一样的(笑)。跟之前一样的零件真就这么少。


第二乐手也在考虑是否要换纽约系列 
纽约系列从一开始便把降B调小号与C调小号配套开发,达到了“二者吹奏感相同,换乐器时不需要调整气息”的效果。

“想要更加愤怒的声音!”
记者:二位的沟通顺利吗?
比尔格:至少没发生过争执(笑)。福田带着新的想法来找我,我却会提出别的期望。这时他不会固执己见,不久又会带着别的想法过来,这让我很意外。我本来以为搞技术的人头脑都很顽固,所以他的研究精神和热情的态度让我很感动。不知道让他跑了几万次费城(笑)。在柯蒂斯音乐学院的排练室进行了无数次的试验,我还请他坐在管弦乐音乐会的观众席上试听,从实践的角度探讨与其他声部是否和谐。

福田:在管弦乐中的音响效果如何,只有在现场才能明白。最头痛的一次是,比尔格先生用样品演奏肖斯塔科维奇第五交响曲时,对我说“声音不错,不过我想要更加愤怒的声音”。因为之前演奏其他曲目时提出的要求都是“希望能更好地融入其他乐器”,我一时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才能做出同时满足这两方面要求的乐器。我把样品带回日本,征询了雅马哈其他乐器开发团队的意见,我也在市民管弦乐团吹小号,所以也亲自试了几次……从技术角度进行了各种在图纸和规格书上难以体现出来的微观层面的调整。

比尔格:管弦乐团的同事听到我演奏的声音,都注意到我换了乐器,评价非常好。之前一直在用芝加哥系列的第二小号手也在考虑是否要换纽约系列。
福田:在比尔格先生参加的《国家铜管合奏》(全美七大管弦乐团等精英去年推出的专辑,一度引起热议)中,除了比尔格先生以外,芝加哥交响乐团的Chris Martin、波士顿交响乐团的Tom Rolfs和Michael Martin、洛杉矶爱乐乐团的Thomas Hooten、旧金山交响乐团的Mark J. Inouye共六人使用雅马哈的乐器,引起热议。

有人说与已成传说的Gilbert Johnson的声音相似
记者:比尔格先生是作为Frank Kaderabek的继任进入费城管弦乐团的对吧。
比尔格:他1995年退休,我是在那一年进的。音乐指导萨瓦利什(Wolfgang Sawallisch)非常喜欢我演奏的声音。Kaderabek的前任Gilbert Johnson是一个传说般的首席(自1959年到1975年在编,2002年去世),我也通过唱片对他演奏的声音很了解,一位老资格的成员跟我说“你吹的声音和Gilbert一模一样”。

记者:小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的呢?
比尔格:10岁的时候,在学校的管乐队。我出生在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是一个乐队兴盛的地方。那之前我在学钢琴,不记得为什么选择小号了(笑)。
高中快毕业的时候,一度犹豫大学是选计算机专业还是音乐专业,最后觉得想学计算机什么时候都可以学,音乐现在不做肯定会后悔,于是选择了音乐的道路。先后就读伊利诺伊大学、茱莉亚音乐学院,在纽约做过一段时间自由职业者之后,进入达拉斯交响乐团,最后进了费城管弦乐团。


与第一代相比,相同的零件几乎没有(福田)
二代纽约系列在大卫・比尔格的协助下,经过微观层面的调整,阻力舒适,音色有力。

YTR–9335NYS(Xeno 艺术家型号降B调小号)

主管调音管 搭载传统的方形调音管,通过延长主管的支柱管增加重量来提供舒适的阻力感,音色明亮有存在感。
排水键 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管体的共鸣,采用全新设计,提高了演奏的自由度,使高音区的演奏更轻松,反应更灵敏。
第一调音管(仅C调小号) 调整了中管的尺寸,改善了C调小号特有的音程不稳定的问题。提高了音程调整和音色变化的自由度。
延座 通过改变形状和位置,调整重量平衡,以实现更快的反应和辉煌有力的音色。
乐器箱 TRC–896ll(附吊带,双格箱)

YTR–9445NYS(Xeno 艺术家型号C调小号) 

新喇叭设计调整了连接活塞的末端部位的设计,实现了最佳的阻力感和明亮有存在感的音色。高音区的演奏也变得更加轻松。喇叭的接缝位于底部(bottom seam)。
吹嘴导管 通过加厚管壁,更好地捕捉振动,通过减轻插入吹嘴的部分的重量和改变吹嘴接管的形状,提高响应速度。并通过调整指钩的焊接位置减轻吹嘴导管承受的多余压力。

活塞筒、活塞 通过减小活塞筒、活塞的管壁厚度,进一步提高反应性。为了改善管壁变薄带来的阻力感的平衡,改变由主管进入活塞的管的角度,大幅改善了吹奏感。从细节之处调整了按键和底帽的形状和工艺,实现了更好的远达性。

搬到新的演奏厅,维持传统的费城之声成为重要课题……
记者:哪位老师对您影响最大呢?
比尔格:第一个老师就给我一本阿尔班教程告诉我:“练习,练习,练习!”(笑)芝加哥交响乐团每年会来我所在的城市十次。有一次他们的公演和青年管弦乐团的练习时间冲突,练习结束后赶上芝加哥交响乐团后半场,于是从警备人少的地方溜进去听。我们那个年代,应该没有哪一个小号手没受过Herseth的影响。
在茱莉亚音乐学院时的老师是大都会歌剧院管弦乐团的首席Mark Gould,Phil Smith的课也听过。做自由职业者的时候,也受过同事们的影响。在小号的世界里,大家就像兄弟一样互相影响。

记者:有没有什么奏法或者方法帮助您提高自己?
比尔格:阿尔班、Schlossberg、Stamp……都用过很长时间,才能达到现在水平。这些东西练习的目的和方法需要每个人自己去思考。

记者:在YouTube上看到的讲课录像中,您推荐运用弯音(Note bending)、滚吹(flutter-tonguing) 的练习法,这是您自创的方法吗?
比尔格:使用滚吹练习是我的主意。只有舌头完全放松,配合大量的气息才能做到滚吹。这种练习的目的是保持这样的状态,把单吐(single tonguing)也做好。弯音是跟Caruso学的方法,是一种很好的口形练习。

比尔格的独奏专辑《From The Dark Earth》。电子音乐作曲家Meg Bowles的作品集,与作曲家本人的合成器合奏(Kumatone Records KU–0387)。

萨瓦利什如同第二个父亲
记者:据说,“费城之声”之所以形成那种独特美妙的声音,是因为以前的主场(Academy of Music)音响效果极差是吗?
比尔格:正是。因为音乐厅的音响效果非常差,所以只能自己有意识地营造热烈、丰满的音响效果,“费城之声”由此发展而来。搬到现在音响效果较好的新音乐厅(Verizon Hall),维持费城之声反而成了重要的课题。录用新人时也很重视这方面。不过,随着新人的加入,乐团总会发生或多或少的变化。

记者:里卡多‧穆蒂之后,相继聘请萨瓦利什、艾森巴赫等德裔指挥家担任音乐指导(现在是雅尼克‧涅杰-瑟贡),是因为重视德国曲目的缘故吗?
比尔格:问得好。萨瓦利什有音乐天才,为人也极好,对我来说,他如同第二个父亲。他的音乐哲学与穆蒂不同。穆蒂追求演绎激情洋溢的音乐。我们希望通过萨瓦利什的加入,重新寻回德国音乐的核心部分。当他指挥勃拉姆斯的作品时,我甚至会有仿佛是勃拉姆斯站在那里的错觉。我认为他为乐团留下了杰出的功绩。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比尔格先生有推出独奏专辑吗?
比尔格:经常被人问(笑)。已经出了和费城管弦乐团一起录制的肖斯塔科维奇第一钢琴协奏曲、海顿小号协奏曲,还有前不久刚出的和天普大学的乐队合作的Anthony Plog的协奏曲。这次演奏中使用了尚在开发的纽约系列的样品。独奏专辑只有一张,是伴着合成器演奏的(照片)。

记者:6月1日(周三)在雅马哈银座大厦6楼音乐沙龙将举办比尔格先生的大师班和小型演奏会(日本小号协会举办),期待届时能听到比尔格先生用纽约系列进行精彩的演奏。

 

网友评论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