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管乐网

从未离开一线 专访单簧管教育家陶纯孝教授

孟绮 发表于 2017-01-07 19:24:33, 来源: 音乐周报
关键词:  

单簧管教育家陶纯孝教授

致电陶纯孝约专访时间,电话那头的陶老师温柔、谦和,一个劲地说自己没什么值得写的。但是陶纯孝这个名字,在中国音乐界,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名师代言人。因为如今不论是国内音乐学院还是乐团,都有她的学生,而且都是中流砥柱。说起学生们,陶纯孝的话匣子一下就被打开了。

教学:从未走远
陶纯孝是从文化部教育科技司司长职位上退休的。即便是在文化部工作的这些年,她也从未脱离教学一线。79岁的陶纯孝告诉记者,今年她还在带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和研究生的课程,每周都会去中央院上课。

说到教学,由于学习单簧管的男孩子居多,所以瘦小的陶纯孝,经常要面对比自己还要高还要壮的“大男生”。对于这些调皮的男孩子,陶纯孝从来没觉得他们“头疼”、“麻烦”。“在我面前,他们都很听话。”陶纯孝告诉记者,“孩子们都是希望向上的,而老师要给他们心中的希望添一把柴,让孩子们在进步中加大兴趣。”掌握了孩子们的心理,陶纯孝从不用和学生斗智斗勇。她总说:“老师要在教学中探索如何培养孩子的兴趣,不要跟孩子们对立起来。抓住学生的问题在哪儿,帮他们迈过这个坎。”陶纯孝坦言,老师的本事就是帮助学生解决问题,老师跟学生发脾气是没本事的表现。

说到学生,陶纯孝可谓桃李满天下。如今国内各大音乐学院的单簧管教师骨干、各大乐团的单簧管声部,都活跃着“陶家班”的身影。学生们经常回来看老师,老师更是经常给学生助阵。“学生们挺有出息的。”陶纯孝言语中露出欣慰。

工作:军人、农民、工人全涉猎
陶纯孝是重庆人,中学时期,川东军区有部队在陶纯孝学校的操场上出操,这让陶纯孝无限向往参军。1951年,川东军区文工团来学校招生,陶纯孝报名。考试现场,一个老师指着低音号问陶纯孝,学这个你能行吗?陶纯孝立刻回答“我行”。老师们都笑了,拿了一只单簧管让她试了一下。陶纯孝告诉记者:“我家没有搞音乐的,我当时音乐也并不突出。”就这样,擅长工科的陶纯孝开始了音乐之旅。

陶纯孝特别谦虚,总说自己没什么才能,就是比较用功。学习单簧管初期,陶纯孝每天早起去山上练功,重庆的冬天特别冷,那也从未间断。后来,陶纯孝所在的文工团整体转业到四川省歌舞团,进入专业文艺团体,陶纯孝更加意识到自己要好好系统学习一下单簧管。她来到四川音乐学院的前身——西南音乐专科学校,找到了穆志清老师。在征得单位同意后,16岁的陶纯孝考上了西南音乐专科学校。两年后,陶纯孝经学校推荐,参加了文化部选派留学生的统一考试,最终考取了去布拉格艺术学校留学的机会。

陶纯孝一共在布拉格待了五年,第一年学语言,第二年起开启四年大学生活。陶纯孝回忆留学生活,感慨当初自己语言不通、专业不强,考学初期专业老师说她只有附中水平,不服气的她自己强化,四年大学毕业后,老师挽留她继续深造。

1961年,回国后的陶纯孝举行了汇报音乐会,同时被留在了中央音乐学院。陶纯孝后来还曾二次参军来到了兰州军区战友文工团。回顾自己走过的路,陶纯孝笑着感慨:“我干过的职业太多了,两次参军,大学老师,我还去大寨干过农活,当过农民,再后来又调到文化部……”陶纯孝从中央音乐学院管弦系主任调任文化部教育科技司,陶老师变成了陶司长。每天骑着自行车上班的陶司长不愿意坐公车,“我不习惯别人叫我陶司长,我总是让他们叫我陶老师。”进入文化部后,陶纯孝从头开始学管理,同时还要在中央院兼课。“我一直有意识培养学生,慢慢接替自己。”今年,陶纯孝的头等大事是孙子要考大学。孙子从小跟着陶纯孝学习单簧管,但是陶纯孝笑言“这是最难教的学生”。她不要求孙子走专业路线,“尊重孩子,不强制,只要尽力即可。”陶纯孝认为孩子快乐最重要。

对于教学,陶纯孝一点都不保守,谁来找她学习,她都教。她刚从布拉格回到国内的时候,很多比她年龄大的单簧管演奏员来找她上课,她也表示欢迎。陶纯孝告诉记者,作为一个重庆人,她已经习惯北京。退休这些年,她从来没有退休的感觉。出教材、当评委、支持单簧管各类活动……就连业余组别的活动她都亲力亲为。“为了整个行业的发展,都要支持。”

 

网友评论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