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管乐网

圆号狂想曲—福川伸阳用雅马哈新圆号发起新的挑战

发表于 2016-12-21 00:27:41, 来源: CNBrass.com

福川伸阳出生于神奈川县。圆号师从丸山勉、田中正大、Bruno Schneider等人。2008年第77届日本音乐比赛冠军。2003年进入日本爱乐乐团。2006年作为Affinis文化财团的海外进修人员赴英深造。2013年进入NHK交响乐团,现为首席乐手。同时在洗足学园音乐大学、费利斯女学院大学、昭和音乐大学担任外聘讲师,指导学生。独奏专辑《圆号狂想曲》、《圆号狂想曲II》、《圆号狂想曲Ⅲ》由国王唱片发行。

福川伸阳用雅马哈新圆号发起新的挑战

想让更多人了解圆号的丰富表现力!
福川先生以《圆号狂想曲》为题,勇敢挑战,努力扩大圆号音乐的领域,为了拓宽自身表现的广度,他对乐器的要求一直比较苛刻。其作为系列的完结篇,于今年1月发布的独奏专辑,便是用雅马哈于3月发布的新圆号录音的。
采访/组稿:今泉晃一(音乐撰稿人),摄影:佐藤佳穗,报道赞助:Yamaha Music Japan株式会社

记者:2月1日在纪尾井音乐厅由NHK交响乐团成员演奏的圆号五重奏非常精彩。不仅每个人都技艺精湛,而且和声、声音的处理、分句等都配合得天衣无缝,这样的圆号重奏难得一遇。
福川:因为同在一个交响乐团的圆号组,一直一起演奏,所以发声的方法和音乐的方向性都会不断地趋近。在排练的时候也很少需要商量,完全没有木管重奏、铜管五重奏中进行“磨合”之类的必要。对方在想什么、准备如何演奏都很清楚……这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记者:也就是说,即使达到你们这种水平,从平时就在一起演奏依然很重要?
福川:分组就是这个目的。特别是NHK交响乐团的圆号组,专业意识强,2号、3号乐手对1号乐手在想什么、准备如何演奏了如指掌(目前4号乐手空缺)。音量平衡是下面大时较稳定,但处理分寸十分微妙,处理得好可以加分,处理不好则会减分。我们在演奏时经常会对此进行讨论。如果要营造传达不安的声音,就会故意打破金字塔的平衡。

记者:这已经是比“好的和声配合”更高层次的讨论了吧?
福川:在组里音程不准这种事情基本不会出现。相反,音程稍微偏离一点会有起伏,“把这种起伏当作颤音来用怎么样?”这样的实验也是做过的。弦乐器可以通过快速地制造颤音来带动气氛。圆号一个人吹不出颤音,但通过控制音程的偏差,改变起伏的速度,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当然这种起伏一般观众听不出来,只是声音的能量会稍有变化。

记者:在正式演出时有在使用吗?
福川:在用。但是有时候,我会故意不跟后面的人说,自己一个人吹出起伏音。只有信任2~4号才能这么玩。如果我故意吹得略高,他们就会想“应该是有原因的吧”,于是帮我把音程保持下去;也有的时候是我太兴奋,无意识地吹高了,2号就会冷静地吹得略低那么一点,告诉我“不要太过火哦”。我虽然随便,但也会一直竖起天线,队友也都能准确地把信号发到我的天线上。

NHK的圆号合奏感觉完全不需要彼此“磨合”
记者:能否用具体的曲子,举一个能给人留下印象的例子?
福川:这个嘛,比如马勒第一交响曲的开头,第一圆号和第二圆号在和声的同时吹出旋律。我们考虑这里放弃和声性,而改用强调旋律的音程会怎样,便在演奏会上尝试了一次。结果可以听到两支圆号非常悦耳,但伴随和声进行的色彩变化却不太容易出来。此外,这个部分希望能让声音传得远些,但如果过度,又会显得突兀。如果处理成和声,就可以融入乐团一直持续的A音,所以最终听上去感觉传得很远。

记者:听的人会注意到这种区别吗?
福川:这种变化很细微,很难注意到。就像绘画中会区分使用浓淡差别非常细微的颜色,画家用多浓的颜色来画某一部分,看的人不会关注。但是,正因为画家会注意这些细节,才使整体看起来很美。我觉得音乐也是一样的道理。

雅马哈圆号定制型YHR-871D

定制型YHR-871D(新款!)
经典Geyer式定制型圆号的新产品就此诞生!让您领略F调和B♭调双调性,同时拥有明亮音色及深邃音响效果。
制作特性:无铅焊接
调性:F/Bb
内管尺寸:12.1mm(0.476")
喇叭口直径:M
材质:黄铜
表面处理:清漆喷涂清漆喷涂
* 对于喇叭口可分离的圆号,其型号需加上字母“D”

雅马哈圆号定制型YHR-671D

定制型YHR-671D(新款!)
基本设计与定制型圆号YHR–871D相同的正统盖伊尔式圆号。音色清晰,共鸣浑厚,继承了高档型号易于吹奏的性能优点。
制作特性:无铅焊接
调性:F/Bb
内管尺寸:12mm(0.472")
喇叭口直径:M
材质:黄铜
表面处理:清漆喷涂清漆喷涂
* 对于喇叭口可分离的圆号,其型号需加上字母“D”

※ YHR–871D和YHR–671D的区别有(以下描述全部按YHR–871D/YHR–671D的顺序):管径12.1mm/12.0mm,调音管中管为黄铜/镍银,第四转阀为中空的空心阀/普通阀,小指钩可动/固定,活塞帽镀金、清漆(带浮雕)/镀镍,喇叭环、喇叭螺口为镍银/黄铜。在细节部分,吹嘴接管形状、支柱位置形状、排水键等也有所不同。
气息可以顺畅地抵达深处,可自由地进行连奏,更容易用深邃柔和的声音来表现音乐。

雅马哈新圆号——YHR–871D的魅力
记者:现在您用的乐器,是雅马哈3月新出的YHR–871D吧。
福川:去年1月份的时候我拿到样品,在2月的帕佛‧贾维就任N响首席指挥纪念演奏会上吹了理查德‧施特劳斯的《英雄生涯》。从那以后一直用它。

记者:无漆版?
福川:产品是漆面的,但开发阶段为了便于改动,试用的是无漆的,就这样一直用到现在。

记者:以前用过雅马哈吗?
福川:在日本爱乐的时候,吹过丸山(勉)型号的YHR–868GD。后来又吹过其他厂家的盖伊尔(Geyer)式,听说雅马哈正在开发盖伊尔式的新型号,顿时有了兴趣。

记者:盖伊尔式一般是指第四转阀位于小指一侧的乐器对吧?经常被人与第四转阀位于拇指一侧的格鲁斯比式对比,盖伊尔式具体有哪些优点呢?
福川:有种气息可以很顺利地抵达深处的感觉。因此可以自由地进行连奏,更容易吹出深邃、柔和的声音,这正是我喜欢的。格鲁斯比式的乐器优点是反应快,但从我的偏好来看,反应的点稍微近了些。

记者:这是二者偏好不同的地方吗?
福川:但是,我觉得最好不要这样主观。因为这是试吹之后的偏好问题,也要看哪个适合自己想要演奏的音乐。吹不同的曲子,可以选择不同的乐器。维也纳爱乐用维也纳圆号自然极好,但只吹这一种不是我的风格。

记者:YHR–871D是一款怎样的乐器?
福川:对乐器而言,“易于演奏”和“易于表现”两方面都很重要。两方面都应该达到很高的水平。吹871D给我的感觉是,既易于演奏,同时又能直接地表现自己。第一次吹样品的时候,觉得非常棒,但还是感觉有点中规中矩,于是我提出希望:“自由度再大一些就好了。”后来尝试了各种吹嘴导管,选择不同的活塞帽,或者把调音管的中管改成黄铜,不断改良,终于做出了这款出色的乐器。

记者:管径从雅马哈一般的12mm改为与之前发售的YHR–869D/GD相同的12.1mm也是一大特征,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福川:一开始就是。我拿到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尺寸。乐器的技术方面我不懂。我只需要提出音乐方面的希望或者要求,技术人员就会想办法满足。所以我现在对乐器的详细情况仍然不了解。(笑) 871D离开基准点的区间较大,适合那些想涉猎更广的人。

适合涉猎更广的人的乐器
记者:最终做出来的乐器怎么样呢?
福川:我1月份推出的独奏专辑《圆号狂想曲Ⅲ》的封面上有这支圆号的照片,专辑里的各种风格的乐曲全部都是用这支圆号演奏的。独奏必须把自己的能力百分之百地发挥出来,要求自然很严格,但871D很好地满足了我的要求。

记者:是一款万能型的乐器?
福川:不妨这样试想:比如亚历山大、史密特、潘克斯曼各有专长,而871D则位于它们中间。这决不是不好的意思。尽管无论用哪款乐器都不会有“无法表现”的音乐,但当超出擅长的范围以外的部分,演奏者表现起来就会非常吃力。

所以,如果选择擅长自己想要表现的范围的中间点……或者说基准点……的乐器,那么无论表现什么样的音乐都不会太费力。当然,基准点因人而异,把基准点放在哪里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刚好现在我的基准点与雅马哈重合。而且871D离开基准点的区间很大,适合涉猎更广的人。

记者:这次同时发售YHR–671D型号。虽然很多细节不同,比如采用了12mm管径,镀镍活塞帽,调音管中管为镍银,第四转阀不是中空的空心阀,但整体的形式和871D相同。吹奏时有什么不同呢?
福川:单纯比较的话,671D的反应更快。感觉一吹就响。而气息的容量则是871D大得多,感觉送出的气息畅通无阻。671D的反应速度可能比较适合没有什么力气的女中学生。871D自由度大,而671D则有乐器在帮你的感觉。

福川的独奏专辑!《圆号狂想曲Ⅲ》
圆号:福川伸阳、钢琴:三浦友理枝
协奏:丸山勉、今井仁志、木川博史、村中美菜 、石山直城、野见山和子(都是圆号)
曲目:川岛素晴(圆号狂想曲)拉赫马尼诺夫(练声曲、大提琴奏鸣曲第三乐章)法雅(西班牙舞曲第一首)勃拉姆斯(间奏曲作品118之2)铃木优人(莫扎特风格组曲——莫扎特主题圆号钢琴接尾变奏曲)福雷(西西里舞曲)卡萨多(情话)德彪西(美丽的黄昏)普朗克(爱的小径)等共14首。

记者:您是说671D可以帮助乐手提高?
福川:是的。实际使用时,感觉671D的高音和低音更容易吹奏。仿佛乐器在教你如何发声。另一方面,一旦高音和低音都能够凭自己的能力演奏,且演奏者变得越来越成熟之后,就会开始喜欢871D。音色不一样,可以表现的范围更广。

记者:这次的独奏专辑《圆号狂想曲Ⅲ》是否充分展现了您的表现力的广度?
福川:人们一般认为圆号这种乐器只是用来演奏绵长优美的和音,我觉得这很遗憾。圆号同样可以演奏情感充沛的旋律,还可以用最弱音抓住观众的注意力。甚至能表现出愤怒的情感。表现力如此丰富的乐器竟没有多少人知道,这是不可容忍的。所以我录制《圆号狂想曲》的初衷就是希望能用圆号让一般的音乐爱好者感受到音乐之美,而不是那种只有吹圆号的人才听的专辑。这次推出的是《圆号狂想曲》的完结篇。这次全程用871D录音,不过在需要很轻的弱音的地方也用了木喇叭。

记者:上一张专辑《圆乐狂想曲II》中,使用了宫殿木匠做的樱木喇叭对吧。
福川:这次是同一个人做的,不过用了枫木。樱木的声音更柔和、湿润,而枫木的声音则介于樱木和金属喇叭之间,这样就相当于把刚才讲的基准音向偏软的方向移动了。比音色更重要的是,我觉得这样更容易传达出我想表现的东西。不过,这张专辑里一首圆号经典名曲都没有收录(笑)。

记者:但是您选了川岛素晴的《圆号狂想曲》和铃木优人的《莫扎特风格组曲》。
福川:前者包罗了很多古今东西的圆号名曲,后者把莫扎特第一圆号协奏曲的主题改成了各种作曲家的风格。在这种意义上,圆号爱好者可能无法忍受。除此之外,我希望大家不要把它们当作“圆号曲”,而是当作“音乐”来听。如果初中生、高中生听过之后发现“原来圆号还可以这样!”,日本的圆号水平就有可能会提高(笑)。

记者:反过来又害怕有人觉得圆号的普遍水平就是这样子?(笑)
福川:我也是经过大量练习才达到现在的水平的(笑)。无论是谁,只要不懈努力,技术肯定会有所提高,所以希望大家都来挑战。曾经,因为丹尼斯‧布莱恩(Dennis Brain)的出现,人们发现“原来圆号也能演奏如此美妙的音乐”,圆号的水平一下子提高了。虽然无法与他相提并论,但如果这张专辑能多少产生一点这样的影响,我将无比欣慰。

 

网友评论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