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管乐网

洗足学园音乐大学萨克斯教授“池上政人”专访

发表于 2016-12-18 11:19:24, 来源: CNBrass.com

池上政人,1956年生于兵库县西宫市,萨克斯师从阪口新、喜田赋。本硕均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在学期间加入日本著名萨克斯乐队——QuatreRoseaux。于1977年和1980年两次获得民主音乐协会主办比赛室内乐组第二名。曾在日本演奏联盟推荐新人演奏会上与东京爱乐交响乐团合作演奏伊贝尔室内小协奏曲。曾荣获第一届日本管弦打击乐器大赛第三名。1987年在东京、大阪举办独奏会正式出道。池上政人多次参加NHK交响乐团等日本国内主要管弦乐团的公演,以及瑞士罗曼德管弦乐团、法国里昂国立管弦乐团的日本公演。作为QuatreRoseaux的成员,在美国、欧洲、亚洲的各大音乐节、音乐大会上进行演奏,迄今发布7张专辑。池上政人现任洗足学园音乐大学教授,洗足学园音乐大学旗舰乐队、洗足交响乐团总指导,致力于吹奏乐的教学,同时兼任日本萨克斯协会运营委员。

萨克斯教授池上政人

被演奏水平每况愈下的老师称赞“青出于蓝”,学生是高兴不起来的!
“‘不臻至完美’就等于零”——池上一直以此为信条律己律人
萨克斯热血教师,拿起雅马哈的新EX再次挑战自我!
摄影:冈崎正人,报道赞助:Yamaha Music Japan株式会社

萨克斯热血教授,用新的乐器开启新的征程!
记者:您现在演奏的中音萨克斯是去年做了大幅改进、引起热议的雅马哈最新定制版EX(YAS.875EX)吧?
池上:提到与EX的渊源,就必须要说,当下的结果,都是因着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而产生的,万事皆如此。我指导的洗足(洗足学园音乐大学)管乐队受邀参加在滨松举办的Japan Band Clinic,参赛之前开碰头会的时候,第一次与雅马哈公司的人接触。聊到兴起,对方就提出邀请我去参观滨松的雅马哈工厂,我便答应了。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参观雅马哈的工厂。虽然只是走马观花,但是工匠们娴熟的操作却让我备受感动。他们的眼神都与众不同。这是一群真正的匠人,他们的精益求精与最先进的技术融合在了一起。不得不承认雅马哈的技术实力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这是雅马哈吗?!
池上:当时我在工厂里就提出试吹EX的请求。这么说可能雅马哈的人会不高兴,但是当我吹响EX的瞬间,真的惊诧了,“这是雅马哈吗!”,做得太棒了!

记者:具体哪里做得好呢?
池上:要具体说这儿好还是那儿好的话,倒是也能说,但是从我的第一印象来讲,就好比买衣服的时候,上身试穿的一瞬间找到了“命中注定”一样。就感觉它能够激发自己的潜力。

记者:在那之前您用过雅马哈的萨克斯吗?
池上:用过呀。有些初中高中生的手比较小,他们用个别的品牌,左手小拇指可能会够不到按键,我一般会向这样的孩子推荐操作性优异的雅马哈。而且我经常挑选乐器,对每个品牌都有大致的印象。

但是新的定制版与迄今为止我印象中的雅马哈完全不同。音质浑厚深远,高音通透清亮。而对于音色,我一直认为演奏者无论使用什么萨克斯都能听到自己的音色,但是在使用雅马哈时,我能明显体会到将它变为自己的音色的乐趣。我用这款萨克斯为时尚短,还没摸透今后它的音色会变成什么样。但是,它让我体会到再一次挑战新自我的乐趣。对于演奏家来说,在舞台上唯一的伙伴就是乐器。除了它,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助自己。所以萨克斯必须选用最值得信赖的。这一点在吹奏萨克斯的瞬间就能明白——“啊,这就是我想要的”。

遇到了让我斗志重燃,想在今后的音乐家生涯中再次挑战的萨克斯。
我现在用的萨克斯已经陪伴了我8年。对它我没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但是在遇到了与以往的萨克斯风格截然不同的雅马哈后,我感到它将让我开启一段新的“属于自己的征程”。我的音乐生涯已为时不多,但是雅马哈让我燃起了斗志,决心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再次挑战。

培养一批青出于蓝的音乐家,是我作为一名教师的梦想,更是我的责任和义务。一直以来,在这个信念的支撑下,确实也教出了几个超越我的学生。这时候学生即便被演奏水平每况愈下的老师称赞“青出于蓝”,也是高兴不起来的(笑)。特别是管乐器的演奏受年龄影响,年岁越大越辛苦,有些地方肯定不能做到年轻人那样,但是另一方面,也有些味道是只有到了这个年龄才能表现出来的。我最不喜欢被别人说“你这个岁数,还能继续演奏呢!”(笑)。对此,我希望通过行动,通过自己的表演告诉他们“很多东西是只有到了这个年纪才能表现出来的”。我想抱着“有本事就超过我”的心态,在不断挑战自我、不断进步的过程中被学生超越。我这种强烈的愿望正好跟雅马哈EX吻合。

记者:您为什么最终选择了雅马哈YAS-875EX呢?
池上:我听说跟我关系不错的田中靖人(日本著名萨克斯演奏家)用的就是875系列,并赞不绝口,所以也试了一下,相比之下我还是用EX比较顺手。

雅马哈定制版中音萨克斯YAS-875EX
去年雅马哈时隔13年全线改版升级。新一代雅马哈的目标是,在进一步优化操作性、音质、音准等三个基本要素的同时,尽量减轻演奏者的负担。
在改良音键的时候,提高了前方F键的操作性,左手手掌键、右手侧键、右手小指键等经过改良也可以在紧凑连续的动作中保持流畅自如的操作。此外新增了绚丽的浮雕设计。

记者:这款萨克斯对操作性、音质、音准等基本性能都做了进一步的优化,还有一个很大的亮点是,中音的西、哆、来之间的连贯性较之以往型号有了极大的改善。
池上:这一点也是最让我感到惊喜的。连奏的时候能够很轻松流畅地衔接。一般吹奏萨克斯的时候,跨过泛音键的跳跃很顺畅,但是连奏时中音的衔接很难。而雅马哈恰好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这让我很震惊。

一直以来的夙愿是更加接近Pollin的音色!
记者:刚刚您提到过,无论用什么萨卡斯都能听到自己的音色,对于您来说,最理想的音色是在德法耶(Deffayet)四重奏中吹中音部的Henri Rene Pollin的吗?
池上:对,这是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音色。吹萨卡斯是一门艺术,所以我一直认为应该模仿自己最欣赏的人的技术和音色,但是所谓模仿并不是复制。Pollin的音色对于我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放弃,而是要尽可能地缩小差距。这是我模仿的方法。当然,肯定也有其他喜欢Pollin的人在模仿他,但是他们有他们的方法,我有我的门道。所以我可以光明磊落地说我一直在追寻Pollin的音色,我觉得这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艺术本就如此。 记者:如果没有具体明确的目标,就很难进步超越吧。

池上:我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也有人不这么想吧。有个小伙子经常在选拔赛中得第一名,他就说自己并没有什么想要超越的竞争对手。不过后来他怎样,我就不得而知了。我觉得搞艺术最好还是要给自己找个榜样,明确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

说实话,我喜欢细腻干净的音色,动人心弦的音色。
记者:我觉得管乐器的音色粗略地说有浑厚丰富和细腻干净之分,有的人喜欢浑厚的,有的人喜欢细腻的。
池上:好像是这样。说实话,我个人喜欢细腻的音色。那种能够扣人心弦的动人的音色,它不丰满,但是听上去清晰通透。
有时候怎么听我自己吹出来的音色,都觉得太粗重,自己都不喜欢。不过话说回来,一旦自己开始喜欢自己演奏的音色也就完了。我虽然说不出自己喜欢什么,但是很清楚讨厌什么,我就不喜欢粗重的音色。Pollin和Fourmeau两位大师的音色就非常细腻干净,没有一点冗赘。我必须牢牢记住这种音色,模仿接近,不断让自己更喜欢自己的音色一点。

记者:您在新的雅马哈上感受到了这种音色吗?
池上:没错,是这样的。

不臻至完美,就等于零
记者:您觉得现在的学生对音色的认识有问题的多吗?
池上:太多了。现在跟我们那个时代最大的不同是萨克斯的CD浩如烟海,播放器的品质也飞跃性地提升。我们那时候手里也就是一张Mule的LP,一张德法耶的LP,这还是千辛万苦才搞到的。现在录音和编辑技术飞速发展,在7平米左右的小屋子里都能听出音乐厅的效果。
所以在CD里听到的声音都是经过加工,被“商品化”了的。但是来音大(洗足学园音乐大学,下同)的很多孩子都想演奏出这样的音色。大家都很单纯、认真,希望自己吹奏的声音跟CD里听到的一样。这就不对了。所以我必须告诉他们,他们听到的是录音,是加工过的声音,和真正乐器吹奏出来的声音是不一样的。
还有一个感触是,自以为吹得不错,但实际并不怎么样的情况也不少。一个起音就能听出来,连续吹奏的时候觉得手指头动了音就出来了,但很多音没吹出来,就那么跳过去了。

“差不多按乐谱演奏的”,“演奏得大体不错”——这种想法行不通
国外有个世界级的双簧管大师曾经说过,“不臻至完美,就等于零”。其实就是强调一定要达到完美。纵观所有世界级大师,他们对自己音乐人生的要求远比我们想象的严苛。我们总觉得“差不多就得了”、“虽然不完美,但是已经不错了”,但是这在他们来讲“就等于零”。这种不达完美决不罢休的态度是我们日本的音乐人应该学习的。“差不多按乐谱演奏的”,“演奏得大体不错”是行不通的。在今后的教学中,我会不断向学生们重点强调这一点。
明明做得不到位,还自我感觉良好,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基础没打牢。在我的教学生涯中,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巩固、打牢基础的要求也就越严格,要求学生更重视基础,把基本功练扎实。
“有时可以从萨克斯学习呼吸。从这一点来看,萨克斯虽然容易吹响,但反倒是个比较难练好的乐器,因为气息的使用方法无法用肉眼看到,而管乐器的教学也正难在这里。”

“现在不做就难以为继”,这就是基础练习
记者:学生们是不是不清楚怎么做好基础练习?
池上:对,他们不清楚。但是我肯定不会把方法写在纸上,让他们对照练习。所谓的基础练习就是“现在不做就难以为继”,这就是基础练习,必须要自己去发现。
我自己就是如此。我曾经也不明白怎么做基础练习,我知道这不是别人能够教的东西。正是因为不明白,所以才坚持不懈地练习长音,练习音阶。我也不确定这是否可以称作基础练习,可是像这种企业机密似的东西是没法让别人教的。所以我边偷偷看别人怎么练习,边自己琢磨,最后终于找到必须要练习的内容,它必须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寻找,自己能够认同、接受,才能真正地掌握。
但是,我会很欢迎学生来跟我说:“老师,我现在在做这样的基础练习,您能帮我看看有没有错吗?”我就在等这样的学生。

记者:每天如何练习音阶是比较困扰的难题吧?
池上:想把音阶练到极致很困难。巴黎音乐学院的学生们每天光练音阶就要花7个小时。反过来说,他们每天可以有7个小时来练习音阶。这样的孩子们将来都会成为音乐家。像Londeix的音阶,就算每天苦练7个小时都嫌不够。这也是不能等老师告诉你才做的。我常说,等老师来教的学生就好像张嘴等着喂食的雏鸟(笑)。

现在学生们积极性很高
记者:也有学生很快就掌握了音色和起音吧?
池上:有的。管乐器的演奏家跟运动员类似,都需要具备柔软的深层肌肉。这从表面是看不出来的。有些人虽然看着瘦,但是肌肉量惊人。这样的人在吹奏的时候毫不费力就能出气息。比如须川展也,50多岁了还能完美地完成那么多场演出,除了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外,恐怕也与他自身柔软健康的体魄有关,比如睡一觉马上
就能消除疲劳之类的。所以音大今后也需要强化学生的身体素质,教大家锻炼身体的方法。身体不好的学生,再怎么努力练习也会有突破不了的限制。

记者:现在的学生们的梦想和偶像音乐家跟您学生时代很不一样吗?
池上:我们那个时代,做音乐本身就有一种悲壮感。总被人说“这玩意儿能当饭吃吗”。现在可能还有类似的想法,但是音大的学生半数以上除了演出以外还有其他的工作,他们对音乐的理解可能更宽广。这么看来,现在的学生更开阔。
当然,在这样的环境里也有人斗志昂扬地奋斗着。日本的萨克斯人群已经相当壮大,有很多机会听年轻一代出色的现场演出。这些对音乐饱含热情的学生,会关注谁什么时候在哪儿有什么演出,经常去现场听。从这些跟自己差不了几岁的人的演奏中会受到激励,“原来萨克斯还可以这么玩!”,然后自己也会跃跃欲试。现在的学生们比以前积极主动得多。
但是即便如此,现在日本最缺乏的就是追求完美的态度,缺少“不臻至完美,就等于零”这种严格的要求。我在自我反省的同时,也一定会把这个理念传授给年轻人,否则很难培养出能够为社会作出贡献的音乐家。

 

网友评论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