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管乐网

伦敦交响乐团副首席长号手彼得‧摩尔访谈录

发表于 2016-11-21 01:28:41, 来源: CNBrass.com
关键词:  伦敦交响乐团

伦敦交响乐团副首席长号手彼得‧摩尔

2008年,12岁的彼得‧摩尔(Peter Moore)获得BBC青年音乐家比赛的冠军,创造了史上最年轻得奖者的记录。他毕业于曼彻斯特切塔姆音乐学院,师从Philip Goodwin,之后跟随Ian Bousfield继续深造。2014年,年仅18岁的摩尔就任伦敦交响乐团副首席演奏家。在英国,他已登上威格摩尔音乐厅、伦敦夏季逍遥音乐会等著名场合,进行个人独奏或音乐节表演,并赴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巡演。另外,他先后与BBC威尔士国家管弦乐团、波兰国家室内管弦乐团合作演出,在世界各地的音乐节上崭露头角。14岁时与BBC音乐会管弦乐团和Chandos唱片公司合作录制的Gregson的协奏曲广受好评。

18岁出任伦敦交响乐团副首席长号手
“练习?最多30分钟左右,一般是10-15分钟,但是每天都会练。”
在还是懵懂孩童时,12岁的摩尔便能熟练地演奏亨利‧托马西的协奏曲。
12岁的时候,就获得英国广播公司(BBC)颁发的青年音乐家奖(Young Musician of the Year),击败其他4位17-18岁参赛者,创下该奖自1978年成立之今最年轻得奖者记录。 

伦敦交响乐团副首席长号手彼得‧摩尔

14岁便与B.Tovey指挥的BBC音乐会管弦乐团合作,为Chandos唱片公司录制了Gregson协奏曲专辑。
18岁时成为伦敦交响乐团副首席长号手,是LSO 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成员。


口译:泷泽尚哉(洗足学园音乐大学讲师)
撮影:冈崎正人
协助:Yamaha Music Japan

6岁便在新手乐队练习,不久便进入当地的铜管乐队快乐地演奏。
记者:在Youtube上可以看到您12岁时在BBC独奏比赛上演奏并得奖的影像资料,当时您完美地吹奏了托马西的协奏曲。看到您采访中说到“得奖与年龄无关啊”,还蛮有趣的呢(笑)。
摩尔: 因为当时全神贯注于表演上,完全没有意识到年龄问题。(笑)

记者:也没想过要拿第一名吗?
摩尔:完全没有。当时是我第一次和高配置乐团共同配合吹奏,还是享受音乐第一吧。

记者:除了托马西之外,还会练习其他音乐家的作品吗?
摩尔:会的,David、Grondahl、Gordon Jacob的作品平常都会吹奏。因为托马西的作品和声流畅、旋律优美,所以老师推荐我把这首曲子作为参赛曲目。

记者:你的吹奏视频里,拿乐器的左手上还带着一副手架啊。
摩尔:那是Michael Rath品牌的手架,因为左手需要托住乐器,所以需要手架来固定左右提供支撑,减轻手指负担。可能当时我要比同龄的12岁孩子要长得高一些,但还无法完全架住长号。6岁初学的时候,因为胳膊不够长,所以只好从中音长号学起。

6岁开始学习中音长号,一年后就升级高音……
记者:您父亲也是音乐家吧?
摩尔:我父母都是专业的圆号演奏家,父亲在贝尔法斯特的管弦乐团,母亲在曼彻斯特的管弦乐团。现在两个人都已经引退了。哥哥是吹奏小号的自由职业者,现在主要在曼斯斯特及周边演奏或者授课。但我学习管弦乐器并不是父母安排的。父亲会经常带我去当地的铜管乐队演奏会,我也渐渐对长号吹奏有了兴趣,觉得那种乐器应该会很有意思(笑)。最开始一边让父亲教我,一边在新手乐队练习,不久便成为当地铜管乐队的正式一员。

记者:中音长号演奏的话需要改谱子吧?
摩尔:父亲都会帮我重新编谱,1年以后我就转向一般的高音长号了。

记者:那是7岁的时候吧,在拉管上系根绳子?
摩尔:没有啊,有够不到的音,我就说句“不好意思”(笑)

记者:平时也都是将所有时间利用起来进行长号练习吗?也不太和朋友出去玩吗?
摩尔:完全不会,跟别人一样玩,也不太练习,只是觉得在乐队吹奏很开心。

记者:这些就是全部的练习吗?
摩尔:初期是这样的,只要吹奏就觉得很快乐。同时必须要尽可能多地掌握曲目,也练就了读谱子的能力。当然也不是完完全全不练习,但是即使练习也就30分钟左右。我每天都会练习10-15分钟左右。我觉得最不好的方法就是练习时很拼,不练习时完全不碰乐器。

记者:当时就想成为职业管弦乐手了吗?
摩尔:具体有这个想法是从11~12岁的时候开始的。在这之前,比起音乐,我更热爱体育,像足球、网球等,做梦也没想过要成为音乐家。(笑)

记者:正式跟随老师学习长号是?
摩尔:9岁的时候开始跟随曼彻斯特哈雷管弦乐团的首席乐手学习。老师非常注重基本功,从口型的正误到如何吹奏出优美的音符与连奏等,将这些基本吹奏方法毫无保留地教给了我。虽说并没有必要花大力气纠正口型,但管弦乐手们都很容易养成一些坏习惯,所以我一直都非常注意保持正确的口型。

记者:15岁时您就为Chandos唱片公司录制了Gregson的协奏曲啊。
摩尔:是的,和BBC音乐会管弦乐团一起。不过,我记得那是14岁。(笑)

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需要什么
记者:那个时候就找到属于自己的练习方法了吧。
摩尔:是的。就像每个人的吹奏口型都不同,练习方法也因人而异。我也有自己的问题,针对如何改善这些问题一直练习。当然,大家也会有各自的观点,比如每天练习2~3小时会比较好,或是每天都要训练嘴唇的灵活性。但最关键的是要清楚地知道现在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并且有针对性地去努力。

记者:那么,您主要使用什么教材呢?
摩尔:以前最常用的就是Peter Gane的《Circuit Training》(Warwick Music)。这本书将你的嘴唇肌肉与全身各处肌肉相联动,通过身体运动有效增强嘴唇的灵活性,感觉就像在健身房里锻炼。现在我常用Schlossberg。

记者:美国的教材呢?
摩尔:好像没使用过。除此之外,还看过一点Lafosse。

记者:您还跟随Ian Bousfield学习过吧。
摩尔:16岁时开始上Bousfield老师的课。他真的是一位伟大的老师!他教给了我长号吹奏的所有知识,无论是技术上,心理上,还是音乐家应具备的素质上。老师在伦敦交响乐团和维也纳爱乐乐团这世界两大管弦乐团中演奏了30年,有非常深厚的知识储备。不仅是长号,只要是跟音乐相关的事情,他都知道。就连单纯听他说话都能有所收获。

记者:学习时他有什么指导或建议令你印象深刻吗?
摩尔:是“多听音乐”这句话。老师不可能教会你全部,主动充实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时刻保持良好的状态是最难的
记者:去年,您年仅18岁就成为伦敦交响乐团的副首席,选拔是一次性通过的吗?
摩尔:不是的,16岁的时候也参加了考试,但那次选拔没人通过。1年以后又考了一次,试用期过后成为乐团的正式一员。考试的时候谁都没有见到,因此也不知道还有哪些人参加了考试。

记者:副首席在乐团里承担什么样的职责呢?
摩尔:是帮助首席乐手Dudley Bright的角色,有时会代替他开场,或者和组员商量吹奏其他的部分。

记者:出任副首席还不到三个月,目前为止您觉得哪首曲子最难,哪首曲子最令人兴奋呢?
摩尔:从技术层面来说,还是巴托克和斯特拉文斯基的最难,还有Mahler。但有趣的是,我觉得铜管乐队对技术难度的要求会更高呢(笑)。管弦乐团的难度与这些不同,例如,3天的录音结束后,隔天马上要进行一场为期2天的重要音乐会。这时最重要的就是要在现场保持良好的状态,而这也是我觉得最难的。最令人兴奋的曲子?还是Mahler吧。因为我特别喜欢。肖斯塔科维奇和巴托克的曲子也很有演奏价值。海顿的《创世纪》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也很令人享受。

管弦乐团的难度与其说在技术,不如说是时刻保持良好的状态……
记者:伦敦交响乐团的话,能演奏出高强音吧。
摩尔:是这样的。

记者:那是不是有想过去扩充一下音乐强弱法方面的能力呢?
摩尔:入团之后才深切地体会到这一点,自己不早点习惯并赶上的话是不行的。

乐音强劲“恢宏”,这是伦敦交响乐团的传统优势。
记者:一直以来都使用雅马哈吗?
摩尔:是的,最早教我的老师使用的就是雅马哈,我从11岁开始也一直使用雅马哈。我最早用的是雅马哈的Open Wrap型号(YSL-882GO),现在换成了Traditional Wrap型号(YSL-882G), 声音强劲,乐音柔和。无论是合奏、独奏还是爵士,这支长号都能够应对自如。

记者:在伦敦交响乐团里您使用中音长号吗?
摩尔:用的,也是雅马哈(笑)。

记者:说到强音,很多日本人的印象都停留在美国的一些铜管乐器发出的声音上,伦敦交响乐团的乐音较之有什么不同吗?
摩尔:这个啊,怎么说呢。 因为我没有在美国的管弦乐团吹奏过,所以并不是特别清楚。伦敦交响乐团演奏的乐音令人振奋且强劲。也可以说“恢宏”,这是我们的传统优势。

记者:您对Thayer转阀和Hagmann转阀感兴趣吗?
摩尔:身边没有人用……好像美国比较流行Thayer转阀,但我更青睐传统的转阀。

十分感谢克里斯蒂安‧林德伯格
记者:您对于独奏也还是有兴趣的吧。
摩尔:当然了!我喜欢在乐团演奏,但更喜欢独奏。现在我还保持着当年在铜管乐队学习时的初心。

记者:明天(9月29日,雅马哈银座音乐沙龙上,摩尔将与读卖日本交响乐团首席长号手桒田晃共同表演,曲目未公开)会演奏什么曲目呢?
摩尔:首先会演奏呼声最高的托马西的协奏曲,以及2首勃拉姆斯和Jongen的《aria et polonaise》。这是原创曲目。很多优秀的声乐曲、大提琴曲、圆号曲都适合用长号演奏。因为现有曲目少,所以我打算去发掘更多的曲目。

记者:您经常听克里斯蒂安‧林德伯格的CD吗?
摩尔:当然,听了好多。我有十几张吧。他几乎把所有长号曲目都用CD保留了下来,我们要向他表示感谢。

记者:有出独奏CD的计划吗?
摩尔:现在还没有具体计划,不过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出的。如果要做,就要做的精致、做的完美。但现在时间还不确定。


以上内容版权归杂志《Pipers》所有
Copyright by Pipers magazine


 

网友评论

游客不能发表评论.请先登陆.